中國終于能造圓珠筆頭了,但真的值得興奮嗎?

2017.01.11 23:42

日前,太原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宣布已具備批量生產圓珠筆筆頭“筆尖鋼”的能力,并且有望在接下來的兩年占據國內市場。受此事件的驅動,太鋼集團控股的上市公司太鋼不銹的股價在過去兩個交易日內漲幅達15%。

一直以來,中國都是公認的圓珠筆制造大國,擁有3000余家制筆企業,20多萬從業人員,年產圓珠筆數量超出400億。但令人尷尬的是,這400多億支圓珠筆中的“圓珠”,卻全部要高度依賴進口。

圓珠筆筆頭的生產工藝,一直都是日本、德國等海外企業的核心機密,處于長期壟斷地位。而中國則由于技術的缺乏以及生產中出現的問題,難以達到標準。

因此,中國在圓珠筆頭技術及生產方面取得的進步有助于打破國外企業在這一行業的壟斷局面,也顯示了我國技術的進步,是值得肯定的。不過,圓珠筆的市場需求正逐年縮減,這一技術也不再是“高精尖”,因此筆頭生產的技術很可能淪為“雞肋”。而且,對圓珠筆行業的大力投入對于許多新興科技領域來說,或許顯得有些不公。

筆頭生產技術進步扭轉“進口依賴”困局,打破國外企業壟斷

圓珠筆的雛形出現于1888年,美國記者約翰·勞德利用滾珠制成筆尖。1895年,英國市場上出現了商品化非書寫用圓珠筆。1916年,德國人也制作過一種與當今圓珠筆結構類似的筆。但以上的圓珠筆技術均未成熟,沒能引起重視。

直到1943年6月,匈牙利記者迪斯洛·比羅和其兄弟奧爾格共同向歐洲專利局申請了圓珠筆專利,并生產了名為Biro的商品化圓珠筆。而后,該專利被英國政府購買,除了堅固性優于傳統鋼筆之外,圓珠筆還不受環境限制,即使在低壓的高空也能使用,因此被廣泛應用于二戰時期。

在此期間,美國及歐洲地區也逐漸興起圓珠筆技術的研制風潮,并開拓了一定的市場規模。二戰之后,圓珠筆傳入中國。精明的商人們借日本原子彈之名打出“原子筆”的廣告,使其迅速流行。

與國外相比,我國圓珠筆行業起步較晚,直至1984年,上海豐華圓珠筆廠才生產出第一支圓珠筆。改革開放以來,巨大的出口需求,帶動了中國制筆行業的迅速發展。

然而,也正是由于我國進入圓珠筆行業較晚,使得我們在圓珠筆筆頭制造方面的技術水平落后。在圓珠筆最頂端,厚度需要保持在0.3-0.4mm,這需要極高的加工精度,也對不銹鋼原材料的性能提出了極高的要求。

此外,筆頭的制造還需要利用許多特殊的微量元素,將鋼材的性能調整至最佳。因此,哪怕微量元素的配比發生了一丁點細微的變化,都會對鋼材質量造成嚴重的影響。而難點就在于,無法掌握這一配比,國外工藝又屬于機密,無法借鑒。因此,中國的圓珠筆筆頭對進口的依賴度極高。

此次太鋼集團取得的進步值得肯定,當然,這也離不開大環境的支持。2011年,國家有關部門啟動了“制筆行業關鍵材料及制備技術研發與產業化”項目,撥款近6000萬。這一項目于2015年在技術上實現了突破,并通過國家科技支撐計劃驗收,在一定程度上扭轉了中國制筆行業“進口依賴”的困局。

并且,自主研發圓珠筆筆頭的成功,有助于打破國外壟斷,讓中國將制筆這一“夕陽產業”的價格再度拉低,降低國外廠商利潤,再次驗證了中國“發達國家粉碎機”的稱號。

沒錯,圓珠筆筆頭技術不再是高精尖,甚至已成夕陽產業。

圓珠筆筆頭技術非“高精尖”,市場需求萎縮成夕陽產業

在日常生活中,已經很少見到有人用圓珠筆了,就連學校規定的標準考試用筆都是中性筆。數以億計的圓珠筆一年也用不完里面的油墨,全球圓珠筆的使用數量剛好能養活現在日本和瑞典那兩條圓珠筆生產線。

為什么說圓珠筆筆尖技術已經不是“高精尖”?實際上,圓珠筆里的鋼珠就相當于一個縮小的軸承,中國是能造出好的軸承的,那么也一定能造出好的鋼珠。當然,在特殊環境下,效果和使用壽命會有差別,但圓珠筆多數的使用情況都是在常規環境中。

而且,現在的圓珠筆筆尖材質嚴格來說不是鋼珠,鋼珠已經過時,被碳化鎢球珠取代。恰巧,中國是碳化鎢生產大國。之后,碳化鎢球珠現在被陶瓷球珠取代,并呈現普及趨勢,而中國又恰巧是高性能陶瓷球珠的制造大國。

因此從實質上來看,材料和技術都不是圓珠筆筆尖制造的門檻,而是在市場經濟調控之下,沒有必要再去造一條圓珠筆筆尖的生產線了。

從行業角度來看,圓珠筆行業早在幾年前就由于韓國、法國等國廠商的介入而進入了價格戰時期。另外,水性筆以及中性筆成為了后起之秀,它們對筆尖和筆座的工藝要求遠低于傳統的油性圓珠筆,某些水性筆的筆尖采用普通的桿形鋼芯即可,對光滑度要求也很低,許多廠商甚至不用鋼材都能做出水性筆的筆尖了。

在圓珠筆出現早期,化工生產中的乳蝕液無法大規模生產,使得油性顏料更易獲得。并且由于早期紙張生產工藝落后,導致水性顏料浸潤紙張時易過度擴散。因此在圓珠筆時代,壟斷了高光滑度鋼珠和筆座生產的日本、瑞士等國的廠商確實從中大賺了一筆。

然而,隨著水性顏料的快速乳蝕能力增強和紙張生產工藝的改善,水性筆的書寫效果逐漸變好,加之其顏料成本、生產成本低于油性圓珠筆,致使后起的水性筆廠商在制筆行業掀起了一場粉碎性革命。

如今,除了日本、土耳其等保守國家還在大量使用圓珠筆之外,早已是改良水性筆和中性筆的時代,圓珠筆已成為夕陽產業。

圓珠筆技術已成“雞肋”,過度投入意義不大

綜上所述可以看到,圓珠筆頭技術研制成功,除了打破行業壟斷之外,基本是沒什么意義的。圓珠筆筆頭的技術門檻和技術含量都已經不高,成為了“雞肋”。

此外,圓珠筆技術不涉及到國家經濟命脈,中國對此技術需求并不緊迫,市場小,加之日本等國在此項技術中已成熟,因而盈利空間不大。

就當前的市場環境而言,將大量人力物力投入到圓珠筆尖的研制中意義甚微。日本和瑞士并沒靠圓珠筆頭技術成為工業和科技強國,而歐美的工業和科技強國也不會因為沒掌握這項技術而遭到輕視。對于中國來說,掌握了圓珠筆頭的制造技術并不會給工業和科技帶來質變,甚至可能不會帶來量變。

圓珠筆筆頭能夠自主制造了,這對科技和工業進步有戰略意義嗎?同國外相比有優勢嗎?誠然,在技術被壟斷的情況下,國家有能力逆向研發新材料并取得成功,是值得驕傲和自豪的。然而,圓珠筆的制造技術應該是在一個國家整體的工業和科技實力上升到較為發達的階段后用來錦上添花的,而不應該作為態勢緊迫的任務去研發。

這不禁讓人思考,這筆投入到圓珠筆筆頭研發中的資金,如果投入到人工智能、射頻芯片、半導體制程等領域的話,是否會取得更好的效果和獲得更大的回報呢?即使圓珠筆產業真像行業協會對外公布的那樣有600億人民幣的產值,那也趕不上IT行業中細分類別的零頭,更別說被水性筆和中性筆占據市場,整個圓珠筆行業早成了夕陽產業了。

自主創新沒有錯,在科研領域拼資源爭第一也無可厚非。但正如一個人的精力有限,一個國家的資源和精力也都是有限的。自新中國成立之后我們才能夠在和平的環境中開始對工業和科技領域發力,中間還在政治和經濟上走過彎路,因此底子較薄。

所以,我們更應該將有限的精力集中,按資源的優先次序攻關,去深耕主導未來經濟的新興產業。對研發圓珠筆筆尖技術進行大力投入,多少有些舍本逐末的意味,在熟透了的傳統產業拼命,取得的效果往往只會事倍功半。

2 0 0

東方智慧,投資美學!

我要投稿

申明:本文為作者投稿或轉載,在概念股網 http://www.yglixe.live/ 上發表,為其獨立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投資決策請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

< more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9
暫無相關概念股
暫無相關概念股
go top 体彩大乐透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