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波、太空飛行、基因編程、人造蛋……1這是怎樣的一屆騰訊WE大會?

2016.11.07 00:04

始于2013年,騰訊WE大會今年已是第四屆了。

跟往年相同,騰訊邀請的嘉賓都是一些我們只能在報道上看到的國際科學家、企業家、學者。

不同的是,今年由往年的一整天壓縮到了半天,問騰訊的人為何減少了,是提前預測到最近北京霧霾非常嚴重,所以國外的科學家不愿意來當免費吸塵器嗎?騰訊的姑娘說,是因為按照往年,一整天太燒腦,大家都反映消化不了,并且一整天太容易讓人疲乏了。

但是為了這樣一場大會,我真的非常希望它繼續保持一整天十六七場不間斷演講、全程無尿點(真的,中間沒有休息時間、想上廁所都擔心錯過什么精彩,所以我從早上就開始不喝水了)的快節奏,因為相比疲憊,我認為讓用戶獲得更多的前沿科技更加重要。

虎嗅作者闌夕在11月4日的一篇幾乎是為今天的騰訊WE大會寫序的文章中,從媒體的角度和從業者的第三方立場解釋了騰訊不惜砸錢搞WE大會的初衷:

和最優秀的團隊和項目站在一起,必然獲得最優秀的發展通道。

而平臺的使命,就是成為沃土般的基礎設施,生長在上面的物種愈是豐富,其文明的強度也就愈是強大。

所以WE大會的中立色彩相當濃郁,騰訊及其投資公司都極少占用演講名額,極盡所能的避免商業秉性,它并不冀望通過活動本身獲利,而是借由崇尚開放精神,索取長期的觀念利益。

希望明年的WE大會,多請點嘉賓,爭取一天20場演講,此條信息自動@馬化騰。

下面則是今天騰訊WE大會的演講精華:

Peter Diamandis

X大獎基金會創始人兼CEO,奇點大學聯合創始人兼CEO

今天我們討論的話題是我特別熱誠的一個話題,就是我們創造一個什么樣的未來。

未來20年的人類,還有很多事情要翻倍。今天全世界120萬人死于車禍,但是在未來20年自動駕駛上線以后,這個數字會下降到0。

我在這里的使命就是要啟發大家,啟發企業家,要更勇敢的思考問題,更大的想問題,不要搞下一個共享圖片的APP,而是要解決下一個世界上最大的問題,因為我們現在做的事情的規模是史無前例的大。

我們真正有能力可以做到過去只有政府和最大的政府可以做到的事情,而今天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創造出一個亞馬遜,或者其他的機制,我們現在做的事情是過去的國王和王后半年后做不到的事情。

我的朋友把超越自我的目標定義成,如果所有人都在朝10%進步的話,我們要朝10倍進步,當然我們要周六、周日工作,或者是做更聰明的事情才能夠達到10%,但是10倍是很難做的,我們要從零開始考慮,要挑戰自己,挑戰我們預先設想的事情。

我希望大家更我一起來共享我的三個宏偉目標:

第一、延長健康的壽命。

三年前我和這三位進行了合作,最左邊的這位是對人類進行排序,也創造了第一個合成生命,最右邊的這個人鮑勃博士,他是干細胞專家,也是頂尖的一個干細胞專家和企業家。

我們大家聚在一起創了一個公司,我們希望在每個人生活當中都加一個60年,也就是說你活到100歲就相當于活到60歲,如果你再增加30、40年,你就已經夠長了,我們現在在進行生物科學的革命來對基因進行編輯,在細胞上進行指標,還有機器學習等等,都可以讓我們更好的理解如何把硬件、軟件運營的更好。

第二、擴張人獲得資源的能力。

我這個公司叫做地球資源,騰訊也是我們的投資者之一,在中國朝著火星、月球來探索的時候,你們剛剛把長征為號發出去,中國走向太空,這個領域就是人類未來的領域,幾百年前之后我們會回顧下面的幾十年,并且認為這段時間是人走向太空的時代,變成多行星的時代。

在過去15年我們發現有一系列的小行星,他們大概是1公里那么長,而且離地球比較近,我們發現有11個這樣的小行星叫做曼哈頓。我們在這些小行星上探索它是有兩個原因:

原因一、找讓火箭發動的燃油。

原因二、找到一些白金之類的貴重金屬。

第三、要解決全世界的重大挑戰,也就是最大的挑戰。

是可以解決的,完全沒有問題,人、技術和資本加在一起可以解決任何問題。15年前,當時我的問題就是我要去太空,我是生活在阿波羅登月的時代,我想成為千人挑一NASA的宇航員,后來我放棄了。

今天我們啟動了1.2億的X大獎,我們還有1.5億未來資金,任何人都可以申請。這個大獎是我不管你去哪上了學,做了什么事情,如果你解決了某個問題,你就可以得這筆錢,最后大家是雙贏的,因為你幫我們解決了問題。

兩年前我們創造了一個學習X大獎,這個是由埃隆馬斯克注資的大獎,1500萬美元,如果哪個團隊可以創造一個軟件,讓一個孩子在全世界任何地方從不識字,變得識字,會寫東西,會學數字,在18個月能做到這些就可以得這些大獎。

這個大獎是兩年前宣布的,現在有700個團隊加入來寫這個軟件,要寫安卓平臺的,因為安卓的手機的滲透率是90%。這個手機給一個小孩子不上學,沒有大人指導的情況要知道怎么樣開機,怎么樣用,怎么樣通過這個軟件學習,其中700多個團隊后來有120個已經開發出APP了,再精簡到5個候選人,現在有8000個平板會裝這個軟件,會放到坦桑尼亞去,這個平板軟件裝了這個APP以后會給4000個孩子用,他們在18個月的時間內,我們對他們進行評估,看看軟件如何改變這些孩子的生命,哪個軟件可以最好的、最快的教育他們孩子、他們的村莊,而且這個是開源的,的目標是讓每個手機都裝這個軟件。這樣的話每年都會有數億十億的手機,變成全球任何一個地方的小孩子的老師。

我們生活的世界是最杰出的世界,史無前例的,對創業家來說如此,我的目標和使命就是讓中國的企業家現在可以開始解決全世界最大的問題,你們的夢想是什么,你們關注什么,你們想解決什么問題,你有工具、能力、獲得資本的機會,這個是超過人類歷史任何時候的,不要看短了自己。

Alan Stern

NASA“新視野號”飛掠冥王星項目負責人、行星科學家

非常高興來參加騰訊的WE大會,也感謝Peter講到了登月問題,我會講我們自己登月的努力,聽起來就像是一個科幻小說,但不是這種情況。

在2015年夏季,我的團隊已經進行了26年的探索,冥王星是我們探索的一部分,這是我們人類從來沒有探索的一個星球,我還可以講講我們這個項目是怎么進行的,我們發現了什么,怎么能夠聯系起來。

當時從1990年,我們科學團隊去探索冥王星,你可以看到下面這樣列舉的有五次這樣不同的任務去探索冥王星,但是他們永遠不能把它集合在一起,也不能得到資助的這樣一些項目,只有在過去幾年當中,在我們經歷12個月之后”新視野號”成功了。

在我們國家航天研究院看到啟動冥王星以及其衛星的探索計劃,當時NASA也做了這樣的競賽,就是有5個團隊,新視野號是其中的一個,然后去競爭,能夠成為一個團隊,能夠來創造這樣的一個任務,去飛躍冥王星。

我們的團隊更加智慧、更加努力的去競爭,最終這樣的一個建議,差不多有上千頁的設計,以及我們管理、成本計劃,最后我們團隊被NASA選為執行這樣的任務和使命。

我們被選舉以后,我們得到了挑戰:

他們跟我說你獲勝了,但是你又失敗了,你要把你所有的時間都用的項目上,要花很多年,尤其是很難實現的,包括我們按照這樣的時間表來進行加速的去做,很難的。

我們從2002-2005年,沒有人記得清楚當時我們的生活情況怎么樣,這是一個完全專注的團隊,我們非常努力,用了4年的時間,我們還是成功了。

我們建了一個最小的太空探測系統,我們有非常高的可靠性和最強大的科學工具,就是在我們開始星球復興以來最大的,我們還有縮小的空間,可以使我們成為發出速度最快的航天器,我們其實也做了一些妥協,以便于成本和技術的挑戰。

我們到冥王星花了我們9年半,我們真正探索和接近冥王星只有幾個星期,所以我們認為如果航天器我們花9年半的時間到達冥王星,我們再花一年的時間把我們的數據傳回地面,這可以讓我們能夠減少我們通信系統的復雜性,可以讓我們能夠節省多,因為天線可以變得小一點,可以讓我們只有1個,而不是2個,這樣一些核能電池,可以節省上萬的美元成本,通過核電池來使用。

看一下我們這次探索冥王星發現了什么,這是航天員是離他一千公里以外的地方,這能看到什么東西,有大量的冰川,還有山脈、峽谷、隕石坑,我非常喜歡這張圖片,這是離冥王星15分鐘的時間,去看到崎嶇不平的表面,這些山脈有5公里高的高度,你可以看到大氣層,也超過200公里。

另外一個特別的發現,在冥王星的表面,你可以看到火山的情況,這是我們太陽系里面最大的火山,我們在其他的地方還沒有看到,除了火星和地球有這樣的火山,冥王星的火山和地球有這么多共同的地方,我們以前沒有想到,可以看到是在西北邊的冰川下面的山脈,海岸線和比較平緩的表面,都是在邊上,這里面看到的不是特別多,可以告訴我們大氣層是非常厚的。它像我們的北極一樣,里面有大量的降水,可以看到隕石坑和山脈,可以看到山腳下的情況,還有巖石的表面。

剛才Peter 提到了關于我們商業旅行,來探索太空,這是非常好的機會,我本人一個研究人員能夠自己從事太空的研究,而且在技術最前沿的進程研究,在我工作的地方我的團隊有3位博士,現在已經購買了9個軌道飛行,包括一些相關的設備,我們有高性能的發動機,還有這樣的飛機和其他的設備,以便進行我們所期待的,在一年之后來開始這樣的探索和旅行。

Barry Barish

引力波領域權威專家、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物理系教授

作為科學家而言,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非常偉大的時代,因為我們現在能夠解決人類非常多的問題,而且可以做非常多偉大的事情。

下面我給大家談一個物理學界重大的發現,這個是本世紀發生的重大發現,叫做引力波。

在引力波方面我們發現有兩個黑洞,這兩個黑洞合并在了一起發出了引力波,并且我們用圖上的器械探測到了在兩個不同的相距3000公里以外的兩個探測器同時探測到了。

你需要意識到的,每個都比北京的面積要小,這就意味著每個的重量都相當于太陽的30個左右,你就想一想,30個太陽濃縮到比北京面積還小的洞里面去了,兩個之間的距離是北京和上海之間的距離,就在兩個黑洞之間互相的旋轉,像是太陽繞著整個銀河系旋轉。

我們根據廣義的相對論原理,如果他有能量變化的話,它將對于地球所在的空間進行一定的影響,也就是說他會使得地球周圍的空間變形,這就是我們要用非常緊密的儀器,把這個非常微小的空間改變來捕捉到。

這就是我們用探測器所觀察到的情況,發生的事情如果說兩個物體非常遠的話,很顯然在左邊是低頻的如果說他們越近的話,他們之間就會合并在一起,相當于引力波所發出的數量能量集相當于三個太陽所有的能量。

最后我們就能夠捕捉到這個引力波,我們就是根據廣義的相對論原理,如果他有能量變化的話,他將對于地球所在的空間帶來一定的影響,也就是說他會使得地球周圍的空間變形,這就是我們要用精密的儀器來捕捉。

3000公里兩個不同的探測器同時捕捉到的,這完全證實了愛因斯坦廣義相對論,就是空間發生的扭曲被我們所捕捉到了,實際上廣義相對論很顯然跟牛頓傳統的物理學完全不一樣,因為他是一個四維的空間,他包括空間和時間,也就是說我們說的時空。

如果我們現在的引力波和所說的三角形最后真正的成功的話,今后我們甚至可以發現最后我們整個大爆炸以及人類的起源究竟是如何進行的,以及整個的演進的過程。

現在我知道中國對于對撞機方面也有了非常多的探索,打算建立一些更加先進的對撞機,對于科學家而言,我們非常期待在這方面能夠有所突破。

崔維成

獲選2016《自然》雜志十大中國科技之星、深淵技術專家

大家好,我來自于上海海洋大學。我今天就把演講的題目叫做深淵秘境。

如果我們把海洋里面的海水都倒掉,我們的地球就是這樣的,因為我們是科技公司,我們在分析海洋結構的時候就要了解海底,但是現在這樣的地圖實際上是非常粗糙的,它跟我們陸地上相比很少,實際上倒掉海水以后,海底的底下也一樣跟我們陸地一樣有溝壑、山脈組成的,從我們現在人類的了解來說,我們現在最深的地方是在馬里亞納海溝,最深的地方大概是11035米,我們把這個地方專門稱之為挑戰者的深淵。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我們把珠穆朗瑪峰搬過來放在挑戰者深淵的位置,我們在上面還要建7座埃菲爾鐵塔,它才能露出海面。

我們人類現在對深淵海溝的了解應該來說還是非常空白的,但是實際上我們早在阿波羅登月計劃以前,我們人類就下到11000米的深淵,這一點大家可能并不知道,在1960年我們有兩位,一位是瑞士的探險家,還有一個美國的海軍中尉,他們兩個人稱作了最原始的載人潛水器下到深淵極限。

2012年我們著名電影導演卡梅隆,他自己掏錢組建一個團隊研制的,自己架著單人的潛水器下到了馬里亞納海溝,應該說這是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這兩次探險,跟我們中國有什么關系,跟我現在做的挑戰深淵極限項目有什么關系,我們中國的載人深潛技術到底發展到了什么程度,這可能是我們在座大家比較關心的問題。

我給大家簡單的說一下這方面的情況。我們在2012年的6月份,自己研制的蛟龍號,在馬里亞納海溝成功的下到了7062米的深度,這是我們中國的載人深潛記錄,也是在國際上作業型的載人潛水艇達到的最大的下潛深度的記錄,這應該是我們國家載人深潛技術很重大的突破,邁進了載人深潛發達國家。

但是我們還是要必須清醒的看到,我們離國際上的最先進發達國家的水平還是有相當的差距,因為我們當初蛟龍號是為了追趕世界第一立項的,我自己很有幸在蛟龍號一開始的時候就參加了項目的研制,這就是我們蛟龍號在海底作業時的情景,剛才說了蛟龍號還是跟國外有一定的差距。對一個科技工作者來說,大家都知道只有第一,沒有第二。

我很幸運,我得到了上海海洋大學領導大力支持,他們為我組建了在國內高校里面第一個深淵科學技術研究中心,我們的目的就是希望把一批對深淵海溝探索有興趣的科學家、工程技術人員集中在一起,我們專心致志的來研制深海的裝備、發展深淵的科學。

所以我們的目的很清楚,要做深淵科學,要發展技術,這個搞法跟蛟龍號就不一樣了,我要搞的是可用的,一套完整的系統,所以這里面跟大家看的是我把它稱為深淵科學技術流動實驗室的系統,它有三個萬米級的著陸器,一個萬米級的復合型的無人潛水器,還有一個萬米級的載人潛水器,再加一個4800噸級的船組合而成。這樣的配置實際上從研制的角度來說可以大大降低我載人潛水的研制過程中的風險,等到我做載人潛水器的時候,我的無人潛水器就可以作為保駕護航的工具,另外我這樣配了以后可以把船白天晚上都可以充分利用起來,經濟性可以大大提高。

12月1號我帶著我的團隊去馬里亞納海溝做我們11000無人潛水器,以及三個著陸器的海上實驗,如果這個實驗成功,我的第一期深淵科技流動實驗室就建成了,2017年以后可以交給海洋科學家為他們做科考服務了。

我們現在或者未來要做的目標就是希望在2002年底以前我們把載人潛水器下到馬里亞納海溝,真實現人類歷史上的第三此探底實驗,也是我們中國首次到達那個深淵。

在三年以前,幾乎沒有人相信我,當時我帶著我的合作伙伴一起去,后來人家告訴我們一個被稱為瘋子,一個被稱為騙子,大家并不是很相信我們。

借這個機會我跟在座的年輕人講一下我自己的體會,當你想做一個創新的事情,我們在社會上必然會有一些有空余時間的人做一些評論、議論,這個實際上你根本不用理睬、擔心,你真正的困難是在于你家人的反對,因為當你要去做創新的時候,就標志著你要冒的風險比較大,這個風險是要讓家人跟你一起來分擔的,所以你怎么樣用你的智慧、方法來說服你的家人,讓他們理解你、支持你,這個是你的工作重點。

謝謝大家!

真鍋大度

東京8分鐘AR技術背后的男人、日本新媒體藝術家、軟件工程師

我是媒體藝術家,同時也是程序員,而且我還是設計師,但是我最早的專業是數學,之后才進入的藝術以及軟件領域。

我現在公司一共有三個部門,我和石橋先生我們倆一起有很多創作,在里約熱內盧的奧運會的閉幕式,東京交界儀式上的一些工作我們也參與了,平時我做一些人體的,比如說在身體上裝一些傳感器觀看它是怎樣運作的。還有舞臺上的裝飾,還有就是用照相機探索一些技術創新,現在實際上我們現場就有很多的照相機,應用它去研發一些技術。

還有人工智能AI技術,用人工智能的技術來創作。我們用照相機來進行圖象的解析,還有用無人機做舞臺的裝飾,還有視覺藝術,我現在就是做這些工作。

我們還向大學生舉辦這樣的活動,這是面向大學生的,分成不同的小組來發表作品。還有我們會設定三天的課程,用無人機可以做成什么樣的作品,大家一起探討發表。

特別是最近我們還會向初中生、高中生舉辦這樣的活動,我們有很多演出的活動,但是我們還會上電視,哪怕是兩分鐘的節目,我們要準備一兩年的技術,研發是非常重要的,研發花費的時間是很長的。能夠做這樣精制的工作是我們公司非常驕傲的地方。

AR是我們的主攻對象,還有我們會用一些無人機做演出,我們最開始做的作品是這樣的,控制它是不容易的,人在自己的周邊來控制它保證安全是不太容易的。

我們先用的三臺無人機,然后是和演員一起來跳舞,慢慢的我們開始加重,在室內用了24臺無人機做。我們創造的時候沒有設想到它最后的成品,先是嘗試性的來做的,慢慢的給它加大數量,有的大家都知道用GPS來控制無人機,而我們是想把無人機和人進行一個有機的結合,而且根據人不同的動作想讓無人機也能夠跟著動作來活動。

前不久在美國的一個電視節目上,就采用了我們這樣的技術,非常受歡迎。這也是現場即時的演出,可以說成敗就在那一瞬,非常挑戰我們的實力。

無人機你只要每次都掌握成功的技巧,就把LED燈放進去就好了,給它特寫,一般照明來說,都是掌握角度、固定好就行了,在這兒的話我們等于說是可以自由的變換角度,現在有三臺無人機,它的無人機的前面再加了一個特效的燈效,創造出這樣的作品。有不同種類的無人機,之后我們都進行了開發。

本身AR和無人機我們是分別進行研發的,比如說照相機,來拍的無人機的數據圖象我們又和AR結合進一步的進行開發,之后又和CG進行合成,而且不斷增加無人機數量,剛才我講了3D掃描技術和無人機和AR進行組合,能做什么,我們也是做了一個嘗試,我把這個作品介紹完以后,就結束我的演講。

在室內有6個攝象頭,飛行的模式根據演員的舞蹈的動作事先已經定好了,跟剛才一樣,用3D掃描技術加進去,實現一個無縫的移動,這不是現場的MV,是音樂視頻,這是技術非常有意思的,最開始設想的東西和最終作品出現的結果是有很大的不同的,最近我們都從兩三年前一直專注于AR,而且發表了很多好的作品,今后我們還想再進一步的創新,我們想加上AI人工智能的技術,進一步發展AR。

Josh ?Tetrick

食品科技公司Hampton Creek創始人兼CEO

有個問題一直在過去5年在我身邊不斷地出現,如果我們一切重新開始,世界會是什么樣子。

比如說我們涉及到雞蛋的問題,我們要仔細講講雞蛋的問題,我們看看什么時候我們要采取下一步的措施,改變我們的食品習慣。

每年世界生產18億的蛋,平均每一只雞每年生產280個蛋,使用各種各樣的方式成為產品中的成分,數目是瘋狂的,還是現實中存在的各種各樣的問題。

希望大家想象一下,比如在你旁邊有一個雞籠子把你放了兩年,地方很小,你的翅膀都伸展不開,有時候我們必須給你各種各樣的飼料。

世界上十億人吃不飽飯,每天晚上大家都會感到饑餓,如果我們重新開始的話,事情會是什么樣的,99%所有的雞蛋,不管是北京也好,伯明翰也好,就是像這樣很擁擠的設施。

我們一直在想怎么回答,從遺傳學的角度說,解決這個問題的答案到底是什么,這是一個營養方面的問題、道德方面的問題,我們的植物種子有很多很多,世界上的植物種類超過40萬,是非常復雜的、巨大的,這么多的種類的植物。

在40萬種類的植物中只有8%被人們探索過如何使用,比如說如何讓我們的雞湯更好喝、雞蛋更好吃等等,在這種復雜的情況中只有一種你會找到有4.5萬多種不同的蛋白質。

我們需要找到一個好的植物,比那些雞蛋更好,有所有的雞蛋的功能,我們要找到一個方式,找到用水比較少、用土地比較少的植物,所以我們選了雞蛋作為我們的突破口,我們決定我們有一些要求來做植物蛋。

我們已經找到了一些,比如說有一個蛋白質的分離物,另外一個蛋白質的分離物來自于不同種類的植物,特別具體的找到了一種蛋白質,這種蛋白質是神豆。

我們把它放在鍋里,能夠帶來25%的更多的蛋白質,味道不錯,我們在現場的舞臺上,我們現場做一下,所以讓瑞奇(米其林星級廚師)。

把剛才講的神豆放進去,就像你炒雞蛋一樣,把它轉一轉,如果大家感興趣可以來試一下,我們在中國大陸第一次這么做,在大家面前做感到誠惶誠恐。

我們還有各種不同的版本,可以放辣椒,可以放在三明治里面吃。

我們要找到如何處理它、加工它,這都不是合成的,非常自然的,也不是GMO,也不是轉基因的,我們通過機器人可以做,叫做發現者機器人,通過各種機器人來仔細的看看這種每一晚上它的過程,令人難以相信的速度,有25萬多個不同的選樣,我們可以做得越來越好,理解一下在分子層面能夠做的怎么樣,在功能層面做得怎么樣。

最后,更重要的一點是我們有這樣的一個食品系統,能夠很好出反映出你是什么樣的人,我們是什么樣的人,我們應該是什么樣的人,以及反映出我們認為的世界,以及我們具有道德水平、同情心的這樣一種人類,每咬一口,每嘗一口都是一種表達,表達了我們是什么樣的人,我們想要什么,我們希望成為什么樣的人。

Raymond ?Lo(盧振興)

Meta公司聯合創始人、CTO,他是一位華裔

在Meta這家公司我們關注增強現實眼鏡,這能夠改變我們看待世界的方式。

Meta是我和我的合作伙伴創造的公司,這是第一個3D手勢的操縱眼鏡,你的身體就是你的輸入方式。

在Meta1我們的客戶經常說他們需要什么,我們可以從他們那里學習,每個人戴我眼鏡之后就需要像素更高、需要更好的沉浸式的感受,他們需要不觸碰鼻子就可以進行目光的交流。

Meta2版本馬上要出貨了,它是專門為眼鏡設計的,這是設計師戴著自己的眼鏡的,他的眼鏡面前沒有任何的障礙物,同時我們還有很好的視野,像你今天如果在市場上數據眼鏡,其實你只能看到很小的方框在中間,但是我們的Meta給你的是90度很廣的角,所以你看的比其他數據眼鏡多2-3倍。

真實感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因為這是第一次你可以感受到沉浸式的虛擬現實的感受,為什么人的眼睛是這樣呢?比如說你可以看你的兩只手,即使你往前看也能夠看到自己的手。

但是我們眼睛的視覺范圍比屏幕大的多,如果我們對自己的眼睛進行定制化的話,我們可以創造很多可能性,大家以為這種只在科幻小說里面也可以存在,比如說可以跟數碼進行交流。

這一點很重要,因為我們要通過做來學習,我們希望把這些原則應用于我們的互動,第一個原則就是觸覺可視,我們做了很多Demo,有的時候很搞笑,大家第一個作就是想把手伸出去像嬰兒一樣,他們想通過手來發現東西在那,這是他們的互動方式,這是我們想應用的原則。

現在有了Meta眼鏡,我們可以看到這是世界中的信息,不光如此我們還可以觸碰到他們,了解他們的行為,我們可以做到只有這個設備幫你做到的這個東西,以至于空手我們就能夠看到這個信息的感覺,而且讓我們學習的速度也更快。

對于建筑的未來來說,我們覺得這個工具是有著顛覆意義的,因為人們要創造3D模型化的世界非常多,效率很低,可能要花幾周到幾個月才能一個3D模型給客戶含,現在我們可以先把它搞成數據的形式,然后進行改變,跟客戶進行共享,兩個人可以一起看一個東西,然后說我想要這個,這個是平面圖的大小,我們也可以改變我們看待3D世界的方式。

對于教育來說,我們也看到很多年輕人,這個可以幫助你們更快的學習,因為今天如果你可以以這樣的方式來學習人體的話,比如說幾周前我面試過很多醫生,我就問他你的痛點是什么?他們說第一個痛點就是人體解剖學,因為從抽象的方式上學很難,我們的大腦要了解它,把這個翻譯成3D,再返成真實大小,對你來說意味著什么是很困難的,戴了眼鏡以后就可以了解身體是什么了。

對購物來說,也能改變我們購物的方式,你現在可以預覽,然后再買,這是我最大的痛點,因為我每次想買一雙鞋的時候要考慮它到底多大,質量如何,什么形狀,對女孩們來說買包,如果你可以先把東西放進去,比如說手機,比如說你的錢包能不能放進,再買比較好。

未來的設計、想象,如果我們可以把世界變成一塊畫板,你可以畫畫,把形狀放上去,我可以跟2000多公里外的人一塊來合作,這也是未來藝術家合作的方式,因為你不一定總是要用2D的平板電腦。

對溝通來說未來如何,我們很多人都是從很遠的地方來開這個大會的,我家在加拿大,我兄弟在波士頓,我住在加州,但是我今天到北京來了,未來我們溝通的方式很可能直接把自己電子投射的方式放到現場來,比如我可以把自己用電子投射到這里來,我就變成了一個全息影象,我就可以把我的大腦以一種電磁的方式給合作伙伴,這意味著什么,我想給大家做一個展示。

大家在這里看到的是增強現實,我前面的界面是我可以碰觸的,而且可以動每一個小方塊的位置,我可以抓它、改變它的方式,而且同時跟你不斷的講話。

何夕

中國著名科幻作家

因為我覺得他講得并不好,所以我并不打算讓你知道他講了什么。如果換成劉慈欣,我可能會考慮一下。

亓磊

基因編輯領域專家、斯坦福大學生物工程系和化學與系統生物學系助理教授

(很不幸的告訴你,因為他講的太好了,所以我沒有對他的演講進行任何刪節,這是今天9位嘉賓演講中唯一一個沒有刪節的演講。因為他講得基因變成跟我們每個人都息息相關,作為最后一個演講的人,此時已經有人陸陸續續走了,甚至即使很多在座的人也開始不耐放拿著手機玩起來。但是,當他講到中途的時候,連上面講人造蛋的那個家伙也可以聚精會神聽了起來,包括坐在我后排的那幾位科學家。最后他演講結束的時候,現場給出了非常熱烈的掌聲。所以,我決定不刪節了,哪怕你看不懂,但萬一有科學家看到這篇文章呢?哪怕只有一個看到,我覺得,也不能刪。)

作為今天最后一個演講人,我想講我們自己的生命。

我的標題是編程生命,看到這個標題你也許會感到有一些疑惑,生命不是機器,我們怎么編程呢?我們為什么要編程生命,我們又該如何編程呢?

我是一名生物工程師,在過去的10多年間我一直在思考如何編程生命,如何讓人活得更加健康,作為一名工程師,我其實有時候非常羨慕我的同行IT工程師,在過去30年他們利用自己的智慧和創造已經徹底改變了我們的世界,從個人電腦到智能手機,到今天無人駕駛汽車,IT工程師們的創造已經進入到了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跟他們比起來生命工程師的創造要小得多。

我們有很多夢想,但是很多都在路上,比如說30年前我們就在夢想著使用基因來治療疾病,攻克那些從來沒有辦法攻克的疾病,但是到今天這仍然是一個夢想。在這里我想說生物可以已經飛速發展了,有很多夢想在不久的將來即將成為現實。

借用一個詞,科技照亮了我們的夢想,幫助我們把它變成了現實。如果說IT是在高速上已經飛速行使了30年的話,那么生物科技也即將駛入這條高速路,雖然說現在速度不是很大,但是加速度很大,那么在將來它必將一樣高速行使。

當我們編程生命的時候,我們要考慮什么呢?其實很有意思的是我們看一下編程計算機,當我們編程計算機的時候我們希望計算機變得越來越有智能,越來越聰明,就像我們人一樣,所以我們叫做人工智能,但是當我們編程生命的時候我們是反的,我們希望生命變得越來越簡單、越來越容易被控制,產生我們期待的結果。

所以這兩條不同的編程通路最終是會合的,區別是計算機是我們人創造的,我們知道計算機的每一個細節,當它出現問題的時候,我們如何去修整,但是生命不是我們創造的,大自然創造了生命,到今天為止我們知道的非常的有限,當我們面對一個復雜的生命,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巨大的黑盒子,很多時候我們只能猜測下面該怎么做,但是面對這樣一個黑盒子我們可以編程嗎?

生命科學的進展告訴我們生命的程序是基因,基因的基本形態是DNA,DNA編碼了2NA,2NA又編碼了蛋白,蛋白產生了復雜的功能,信息的橫向流動構成了我們的生命,在每一個人體內都有這樣的DNA、RNA和蛋白的分子,一旦這種生命橫向信息的流動出錯我們就會得病,不僅僅如此生命還有縱向信息的流動,DNA從一代傳給下一代,從爸爸媽媽傳給孩子們,如果這個過程出錯人們就會得遺傳病。

當我們編程計算機的時候,我們希望把計算機里面的程序改寫,產生非常復雜的功能,比如說我們今天常用的聊天軟件和一些好玩的游戲,但是當我們編程生命的時候,我們應該怎么考慮,我們需要什么樣的功能,我們能夠通過編程NDA來治療我們的疾病,幫助我們預防更多可怕的疾病。

當我們在編程生命的時候,首先我們需要知道這套程序原來是什么,我們需要讀取這套程序,這個過程叫做基因測試。

我在來之前專門看了一下這個視頻受到了很多啟發,王俊博士說基因測序的價格會大大的下降,它當時數據顯示到了2012年,我把最近3年的數據找到了放在這里,大家可以看到基因測序的價格的確下降的非常快,超過摩爾定律,雖然還沒有完全的免費,但是大家感覺到基因測序就在你自己的身邊隨手可得。

但是基因測序只是編程生命的第一步,比如你去醫院做了很多檢測和診斷,目的是為了后期的治療,治好這個疾病。

同樣的,對于基因,讀取是為了改寫,那么我們的問題是如果DNA是生命的程序,除了讀我們還能夠寫嗎,我們可以設想一下人體是一臺計算機,那就是一臺DNA的計算機,一臺生命信息的計算機,我們能否像計算機一樣,給人體添加一些按紐,比如說其中一個按紐是更改,當按下這個按紐的時候任何發生錯誤的DNA就會發生自動的修復,幫助我們糾正這些疾病。

再比如另外一個按紐刪除,可以幫助我們刪除不想要的基因,比如說感染的病毒,另外還科技有打開或者是關閉基因的按紐,幫助我們調整這些基因的功能。

如果有一天我們可以把人體做成這樣的計算機,我相信很多疾病我們不再感到害怕,很幸運的是最近幾年出現了 一項新的技術叫做CRISPR,CRISPR它在今天卻是生物工程師眼中的希望,是人們用來攻克很難的疾病的希望,CRISPR是什么,簡單的說它就是一把剪刀,是一把DNA的分子手術刀,可以幫我們請確的剪切基因的某一個位置。

CRISPR有一個蛋白和ROA構成,這個蛋白是從細菌中發現的叫做dCas9,本來的功能是細菌與細菌的敵人進行作戰的武器,那細菌的敵人就是感染細菌的病毒,細菌通過使用這個蛋白可以精確的把它不喜歡的病毒給剪切掉去除。

而這個精確性來自于與dCas9結合的ROA,叫做想到ROA,大家可以打一個比方,向導為ROA像一個衛星導航系統,可以精確的把這把分子見到帶到基因相應的位置剪切一下,而細胞有一個非常神奇的功能,就是基因修復,當你去切它的基因的時候,它就會努力的修復,并且按照你的指令修復。向導ROA尋找DNA的方式是非常簡單的,就是我們所熟知的剪貼互補原理。

這就形成整個編程生物的基礎,我們可以通過設計不同的向導ROA,來設計不同的GPS,告訴這個剪刀跑到基因不同的位置來編輯這些基因通過編輯我們可以插入一個基因,刪除一個基因,或者是修改一個錯誤的基因。

那么CRISPR是什么,它就是兩個功能:

第一,GPS。

第二,剪刀。

它可以告訴這個分子該往哪走,到了以后切一下,這就是基于CRISPR的基因編輯技術。2012年當我還在伯克利做博士生的時候,我和我的導師一起研究,但是后來很快我有另外一個想法,基因編輯非常強大,但是有時也會犯錯,這就好比任何東西都會犯錯,CRISPR也一樣,如果這種錯誤一旦發生在人的生殖細胞里,這種錯誤就會傳給后代,形成新的遺傳病,而且很難逆轉,那么我們的問題是,有沒有一種方法讓我們不必去修改基因的序列,但是同時又改變基因的功能,因為最終疾病是來自于功能的。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們發明了一種新的技術,我們把剪刀給折斷,這種技術叫做CRISPRi,i指的是干擾,簡單的說CRISPRi是去除了剪刀的功能,所以不會對DNA造成任何的損傷,但是卻保留了GPS的功能,但是它能夠跑到基因的某個位置,同時我們可以對這個基因的GPS編程加上其他的智能功能,所以i也可以指智能。

這個CRISPRi有什么用?大家知道,人的基因組是有2萬多個基因構成的,這些基因細微的差異和不同的表達構成了我們個體的差異,當該表達的基因不表達,或者是不該表達的基因表達的時候我們就會得病,而這些疾病可以通過CRISPRi來修復。

假想一下,CRISPRi就是一把把的鑰匙,它可以讓我們用來精確的開關基因組里的很多基因,比如說我們可以用CRISPRi關掉一些造成疾病的風險性基因,像糖尿病、近視眼和癌癥,同時我們可以用這把鑰匙打開一些對我們有有益的基因,比如說打開一個增強免疫力的基因。

在實驗室里我們可以使用很多把這樣的鑰匙,同時在人的細胞里打開關閉上百個基因,達到非常復雜的生命編程的過程。

那么它的優點就是沒有變異,我們不必要擔心造成不可逆轉不可挽回的DNA的變異,到這里我講了兩種基因編程的方式,第一種是修改DNA的序列,叫做基因編輯,第二種是不修改DNA的序列叫做基因開關,他們都有什么用呢?

首先我們可以攻克很多遺傳病,大家知道遺傳病有很多種,目前統計顯示有超過6000多種人類的疾病,而可以治愈的還不到5%,很多的治療并不能從根本上消除遺傳病,所以遺傳病會伴隨著病人的一生,甚至傳給你的后代。

那么使用基因編程的方式我們就可以糾正這些遺傳病,因為遺傳病的根本是由于遺傳的DNA發生了錯誤,我們可以把它進行修整。

生物工程師現在正在使用這些基因編程的工具,來針對很多種不同的遺傳病尋找解決的方案,像通常見到的禿頭,這是遺傳造成的,肥胖由遺傳和環境一起造成的,或者是近視,遺傳和近視一起造成的。這些都可以在將來有一天通過基因編程的方式徹底修改掉,你再也不必要擔心得這種疾病。

 

另外在研究上,我們非常關注一些影響廣泛,同時對健康損害有非常大的疾病,比如說鐮刀型貧血癥,讀過生物都知道,這是生物教科書的經典病例,它的成因非常簡單,就是一個編碼血球蛋白的基因發生了突變,這種突變讓病人的一生都沒有足夠的吸氧能力,壽命大約只有二三十歲。

那么治療方案是什么?修正這個錯誤,如果這個錯誤是由壞的基因造成的,那么把這個基因修好了,這個疾病就消失了,而且永久消失了,這也是基因編程所帶來的任何醫學的其他的療法沒有的效果。其實我們可以把人類的疾病簡單的分成兩類(生物工程師的分類),一種是人得了不該得的東西,造成的疾病,第二種是你丟掉了一些需要的東西造成的疾病。

那么什么東西我們不希望有呢?比如說艾滋病,HIV病毒可以感染人的免疫系統,并且長時間的潛伏在里面,造成免疫系統的缺失,這就是艾滋病,目前治療艾滋病的方式主要是通過控制HIV的傳播,以及延緩HIV的發作,非常昂貴,而且并不能從根本上消滅HIV。

我們中國人講究治本,怎么根治HIV,我們可以用CRISPR剪刀的方式把它切掉,最近科學家證明從基因組里如果刪掉造成艾滋病的HIV病毒序列,這個病毒就從病人體內永久的消失,大家可以設想如果每個人都進行這樣的編輯,那么HIV就從地球上永遠的消失,人們再也不用擔心將來得艾滋病。

 

同樣的方法也可以用于別的病毒,比如說乙肝病毒,數據說中國得乙肝病毒的病人數量超過全世界其他國家的總和,所以中國人對乙肝病毒是有一種敬畏的,那么乙肝病毒也是一種DNA病毒,它長期的潛伏在我們的肝細胞里,并通過這種潛伏影響我們的肝臟功能,甚至造成肝癌,既然是DNA病毒就可以通過DNA編程的方式加以修改、刪除,乙肝病毒再也不存在我們的體內,設想一下有一天中國再也沒有意見患者,甚至再也沒有乙肝的攜帶者,那會是非常美好的世界。

另外我們非常不喜歡的就是癌癥,癌癥是由于癌細胞的擴增、繁殖和轉移造成的,癌細胞非常頑固,難以消滅,而且它可以生長在各個不同的器官,所以有很多不同的癌癥。

一個比較驚人的數字是全世界目前的癌癥患者正在上升,僅在中國一年有400多萬的新增癌癥患者,有超過200多萬的患者死亡,可以說每10秒鐘就有一個癌癥患者死去。

目前治療癌癥的是也比較單一,主要是手術切除或者是大劑量的化療,這些方法并不能從根本上治療癌癥,只不過在很多時候延緩了癌癥病人的死亡,那么怎么樣才能從根本上治療癌癥病人,把癌癥變成一種慢性病,像糖尿病一樣,而我們不必要再去擔心死亡。

有一種方案就是編程我們的免疫系統,大家知道免疫系統是我們身體的一道防線,免疫細胞就像警察一樣幫助我們去除那些我們不喜歡的東西,比如說病毒、細菌或者癌細胞。

其實編程免疫系統不是新的概念,這個概念叫做免疫治療,在很久以前人們一直在想象著如何通過免疫系統來殺死我們的癌細胞,通過的免疫治療使用的免疫細胞會游走于全身各個器官,對于很多器官造成不必要的傷害。

我們的問題是能否通過生命編程的方式來編程這些免疫細胞,讓這些免疫細胞變得非常精準,只去殺死需要殺死的細胞。

比如說在實驗室里面我們正在通過這種精準的方法編程免疫細胞,讓免疫細胞只進入到肺部,這樣對于肺癌的病人只會進入到肺部去殺死這些肺癌細胞,而不會進入到身體的其他任何器官,不會造成其他任何器官的損傷。

 

同樣的方法也可以應用于我們可以編程免疫細胞進入到身體其他任何氣管,但是唯獨不進入到肺里面,對于某些病人,比如說他們的肺部非常脆弱,我們需要保護他們的肺部,是有非常大的幫助。中國在免疫治療研究上還是非常前沿的,有很多世界首次的臨床實驗。

剛才說了一些我們得到了一些不喜歡的東西而造成的疾病,還有一大類疾病是因為我們失去了本來該有的功能,比如說組織損傷,氣管衰減和老年癡呆、神經系統受到了損傷。

解決方案可以是通過生命編程結合再生醫學來讓這個氣管再生,最近和斯坦福醫學院臨床醫生合作,我們在使用編程的方式來解決骨再生的問題,大家知道老年人和糖尿病患者的骨頭一旦受損修復是非常漫長的,解決的方案可以通過是編程桿細胞的方式,讓桿細胞短時間內快速再生出高質量的骨頭,而我們的實驗在小鼠模型里面發現本來不可以再生的骨頭,通過兩周時間內快速再生出高質量的骨頭。

 

同樣的方法也可以適用于更復雜的氣管,比如說再生心臟,讓心臟重新恢復功能,甚至可以讓人們返老還童。如果把年輕小鼠的血打入到年老的小鼠體內,它就會恢復認知能力和青春,年輕小鼠血里面有一些東西可以幫助年老的老鼠,然后重新返老還童。

同樣的方法在我們看來可以通過生命編程的方式變成某種桿細胞,促進人體的返老還童。

西方的醫學大量的依賴于化學,對于每一種疾病他們的希望是找到小分子藥物,這種小分子藥物非常神奇可以治療這種疾病,但是事實上對于很多疾病我們根本找到有效的藥物,或者找到小分子藥物非常的昂貴,因為整個過程非常煩瑣,大家負擔不起。

那么生命編程能否在未來改變醫學?既然很多疾病是由基因的原因造成的,那么我們就應該用基因的方式加以解決,所以未來的醫學基于生命的本身,不是基于化學的,比如說我們可以通過編程的方式研制基因藥物,這些基因藥物可以幫助我們應對未來可能發生的新疾病、新病毒,或者幫助我們解決幾千年來我們都沒有辦法攻克的疾病。

因為整個過程是編程的過程,所以整個過程可以設計、預測,就像你編程電腦里面的程序一樣,所以研發成本會大大的下降,使整個醫療系統會更加健康,現在隨著人口的增加和老齡化醫療系統的負擔非常重。

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一樣的,通過設計藥物新的方法可以幫助我們減輕醫療系統的負擔。

除了人以外,地球上還有很多其他的生命,通過編程其他的生命,我們可以做一些對人類有益的事情,比如說治理污染,有科學家可以編程微生物細菌,讓這種細菌非常高效的吃掉污染水和土壤的油污,從而清理掉污染水和土壤的油污的存在,同樣的方法也可以用于凈化水源、土壤,除去那些重金屬,有毒的化學物品的泄漏。當然這些微生物放到環境里會發生什么樣的過程,下面還需要很多的研究。

在演講的最后我想說一下基因編程的方式目前正處于起點,但是它卻能幫助我們克服很多的疾病,包括癌癥、老年癡呆、傳染病和器官損傷,要想讓這個成功,不僅需要生命工程師的存在,也需要產業的存在,需要有一個完整的生物科技產業不停的創新,不停的支持將科技轉化為臨床、轉化為醫學,并且與醫學完美的結合。

其實作為一個生物工程師很多年以前我曾經比較疑惑,自己為什么會進入這個領域,學過生物的人都知道,生物不是一個非常容易的領域,有充滿太多未知的東西,失敗率非常高。

但是我讀過一段話,讓我感到對人類還是有一些意義的,“醫治傷患、逆轉時間、改變命運”,我想這也是很多生物工程師最終的愿景,謝謝大家。

0 0 0

東方智慧,投資美學!

我要投稿

申明:本文為作者投稿或轉載,在概念股網 http://www.yglixe.live/ 上發表,為其獨立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投資決策請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

< more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9
暫無相關概念股
暫無相關概念股
go top 体彩大乐透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