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不會是“上個世紀的那個日本”

2016.10.22 15:45

“最近,國外很多市場分析師喜歡將現在的中國和上個世紀80年代末的日本相提并論,80年代末的日本可謂盛極一時,一些企業家還喊出“日本模式”將成世界效法這一口號,然而話音一落,日本便陷入了“失去的十年”,進入了長期停滯狀態,持續至今。”

的確,這兩大經濟體的共性似乎太大以至于無法忽視:比如他們都擁有高儲蓄率和投資率,而且,當時的日本企業還大規模進行海外并購,對美國的直接投資更是呈爆炸式增長,現如今中國企業也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全世界收購公司,中國投資者無疑成為了美國最活躍的國際買手。而外國媒體則用“到處都是死路”來形容這兩個國家的投資盛宴。
就像幾十年前的日本一樣,今天的中國經濟也經歷著股市和樓市泡沫,不斷上升的債務水平,加劇的違約風險,還有對僵尸企業無限期的貸款。
在近期的一次高級政策會議上,一位著名的日本經濟學家指出,今天的中國讓他想到了那時的日本。
那當今的中國和那時的日本真的有很多相似之處嗎?
日本的經驗和教訓
80年代末的日本經濟可以說是如日中天,直追美國。1980年,中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比美國低30%,十年后,其中的差距縮小到了17%。當時的日本反映了一個時代的精神。
但是1991年到2003年,日本就開始停滯不前,經濟增長幾乎停止。而“失去的十年”就是描述日本經濟衰退,這十年間日本年均GDP增速只有0.7%,這與40年前的4.6%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這不禁讓人唏噓不已。
日本最初經歷的是正常性衰退,隨后轉變成了持續性、結構性衰退。到2002年,日本人均GDP與美國的差距比1980年還要大。
很多人開始紛紛擔心同樣的命運會落在中國,甚至會蔓延到世界其他各個經濟體。當然,宏觀經濟指標是很重要的,但它們也往往掩蓋了各個經濟體間的差異。
那“失去十年”的日本到底哪里出了問題呢?
常見的一種解釋指向了人口結構還有宏觀經濟政策應對缺乏即時性和攻擊性。也有一部分人認為是那些資金緊張的企業不能繼續投資以達成擴張的目的。
然而,CNBC認為,金融體系和應對政策中存在的問題并沒有引起日本的長期停滯,這些只是延長和加劇了當時的情況。實際上,如果具體觀察其數據,我們會發現,當時停滯不前的是日本的生產率增長,這似乎成為了其經濟長期下行的主要原因之一。在1983年到1991年,在日本,衡量經濟增長質量的重要指標全要素生產率為每年2.4%,而在失去的十年中,該年均生產率只有0.2%。
在日本這樣的發達國家,生成率增長主要來自創新和新技術的普及。在上世紀90年代,日本的研發活動開始放緩。技術普及也比其他發達經濟體更慢,比如當時計算機的擴散在美國和韓國就要比日本快得多。
中國與日本不能相提并論
英國倫敦政經經濟學教授Keyu Jin認為將現在的中國與幾十年前的日本相提并論并不準確,首先并且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們處于非常不同的發展階段。
即使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日本就已經屬于發達經濟體,擁有高勞動生產率和發展成熟的機構。而二戰摧毀了其資本存量,所以戰后的日本在接下來的幾十年里都在進行著快速重建,這一過程其實比從無到有的發展中經濟體要更容易,更迅速。
此外,我們應該認識到,中國的生產力增長仍然擁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這與當時的日本截然不同。中國的生產率增長,在過去30年來都是經濟增長的重要驅動力,而且這主要與兩次重大結構轉型有關,而不是創新和技術普及。
事實上,像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有著嚴重的資源錯位問題,而且,只要減少市場畸變,并將低生產率地區的資本和勞動力轉移到高生產率地區,就能大大提高生產力。目前中國已經開始這樣做了。其中效率的提升是巨大的。長此以往,再加上對資本配置和投資的重視,就能帶來顯著的經濟增長。
換句話說,中國目前離自身的效率前沿面還有一段距離,更不用說世界級的生產力前沿了。
人口結構是定時炸彈?
除了經濟基礎的比較外,一些學者還指出了中日兩國人口的相似性。
的確,中國和日本面臨著人口老齡化的問題。但是,兩國老齡化的性質截然不同——在中國,這主要是一個人為現象,計劃生育政策引起的。兩個國家人口轉型所處的階段也大不相同。要到2050年,中國65歲以上人口才占總人口的四分之一。
更重要的是,雖然中國勞動力出現了萎縮,但勞動生產率仍在快速增長。其人力資本正在迅速積累,并趨向于發達經濟體。而且,經濟發展的關鍵是勞動效率,而不是總勞動力。
通脹、通縮和匯率
目前,中國正面臨著人民幣貶值壓力。當全世界都在擔心人民幣會出現突然性大幅貶值之時,我們想到了著名的“廣場協議”。1985年9月22日,西方主要國家(美國、英國、德國、法國)和日本在紐約的Plaza Hotel開會,決定主要發達國家步調一致對外匯市場進行介入,主要國家貨幣都對美元升值。一紙“廣場協議”令日元快速升值,一度上漲40%。而其中的后果就是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兩個不同時期的衰退。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是貨幣升值引發了日本的經濟危機和長期衰退,這與中國的現狀截然不同,至少短期內是這樣的。
誠然,匯率市場管理不當也會擾亂金融市場,并且會面臨大量資本外流的威脅,外匯儲備也會出現下降。但是一旦短期恐慌得到控制,貶值趨勢的長期后果要比急劇性的升值要好得多。
除了匯率趨勢外,中日兩國另一個關鍵的區別就是通脹率。
日本企業債務負擔和財務壓力增加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通縮。當時的日本陷入了債務通縮漩渦和長期流動性陷阱。然而,現在的中國并不存在通貨緊縮或是流動性問題。恰恰相反,中國現在要對付的是不斷增長的通脹率和通脹預期。
所以,無論是從經濟基本面、發展階段還是宏觀經濟政策方面來看,中日兩國都存在著重要的差異。
這并不是說,中國沒有屬于自己的挑戰,比如說銀行信貸問題和僵尸企業,這也是日本曾經犯過的錯。即使增長前景和發展道路有所不同,并不意味著這些風險就應該擱置一旁。
Keyu Jin教授就表示,“雖然我不敢拍著胸脯說中國會成為全球第一經濟體,但它是不會進入‘失去的十年’”。

0 0 0

東方智慧,投資美學!

我要投稿

申明:本文為作者投稿或轉載,在概念股網 http://www.yglixe.live/ 上發表,為其獨立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投資決策請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

< more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9
暫無相關概念股
暫無相關概念股
go top 体彩大乐透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