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是投資的一種常態

2016.10.16 01:06

2016-10-20 星期四 1-09-05
優秀的企業和投資人具有同樣的特征,那就是不斷的進步,拉開與競爭對手在能力上的距離。以5年的時間看企業,原本差不多的格局中優秀者脫穎而出一騎絕塵。以5年的時間看人,本來差不多的水平中優秀者連上幾個臺階,知識素養的k線走勢完全呈現大牛股特征。而大多數人的能力卻始終處于st的邊緣。
長期來看股市中的投資收益取決于綜合能力,股市不但在反映企業價值上是有效的,其對投資人能力的反映同樣是有效的。股民們的悲哀在于總是本末倒置,始終幻想高收益,卻從來不為這種收益的基礎添磚加瓦。n年下來一看還是在原地打轉,在自作聰明中浪費生命,在浮躁悔恨中不斷輪回。
價值投資是嚴密系統的方法論,不是優美空洞的心靈雞湯;長期持有是復利的理性選擇,不是騙子的避風港;投資境界是長久學習踐行的自然結果,不是神奇玄妙的宗教修行。別把本來復雜的弄得太簡單,也別把本來簡單的搞得太復雜,這既是一個人投資悟性的體現,也是投資這行終身的自我修養。

春秋陶朱公的《商訓》中提到“能安業,厭故喜新商買大忌;能知機,售貯隨時可稱名哲;能遠數,多寡寬緊酌中而行。”這些正好對應投資中的專注守拙、對風險和機會轉化的敏感性,以及保持前瞻看問題的習慣。可見自古做生意要成功的基本原理都是相似的,困難的是真正理解其內涵并抵制誘惑的堅持。

投資的兩種悲哀
投資上有兩種悲哀:
第一,總是試圖用一種投資方法去解決所有問題、解釋所有現象,唯我獨尊容不得其它人和方法;
第二,總試圖找到一個完美的投資方法,意識不到得失的必然,于是左顧右盼患得患失
第一種人成為了偏執狂稍不如意就批判市場以真理自居,第二種人變成墻頭草永遠都不能堅定一次。
國內的價值投資輿論往往討厭“創新和發展的不確定性”。確實有些生意數十年都不變,但這不代表其價值含量也是靜止和始終處于初始狀態。生意模式可以不變,但其內外部驅動力、增長的彈性、業務再復制的潛力等等可能不變嗎?企業內在價值這個東西,就像人的生老病死一樣,是有其生命周期的。
看到一個觀點很有意思:中國的改革當然引人注目而且勢在必行,但被忽略的是當今世界相當多的國家一樣面臨著改革的壓力。很多國家也都在原有的道路上遇到了瓶頸甚至困境。誰能先一步下決心并具有執行力,誰就在下一步競爭中占得了先機,也許30年后的國際格局取決于今天誰更富有行動力。
能力大于運氣
運氣對于投資績效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雖然拉長了周期來看,投資結果取決于能力所導致的必然性,但短中期而言運氣所導致的結果差異也可能不小:
即使邏輯正確并且最終被證實,但其實現的時間周期和幅度強度乃至于節奏都可能會超出意料之外,好運氣使得投資邏輯的正確性以更高的效率展現和放大,甚至原本錯誤的理由卻收到獎勵,壞運氣卻可能正相反。
很多人很喜歡強調“投資很簡單”。當然,如果隱藏掉那些繁瑣的數據搜集和分析過程、不說出來那些業務分析過程中步步推進的商業邏輯、不給你看見大量的思考過程和不斷討論中的持續進步,只是直接給出一個結果和大致的原因,那么看似確實是“很簡單”的。
大多數人總是聚焦在最終結果上的差異,更不少由此憤憤不平和嘆不公平不幸運者。但如果也愿意看看造成這種差異的過程,恐怕能讓人清醒很多。以投資為例,如果把那些優秀投資人所讀過的書、所寫過的思考、所付出的勤奮列來比比,估計失敗者中99%是不好意思對這種差異說什么的。人無自省,事無善果。

在投資中犯錯是難免的,差別在于錯誤的級別不同。一般的錯誤,嚴重的錯誤,致命的錯誤,這三者之間的差異已經足夠導致財務結果的天差地別。集中發生的一般錯誤往往變成嚴重的錯誤,執迷不悟的嚴重錯誤可能導致致命的錯誤。故事開始時可能是因為專業因素,但最終的慘案大多是因為性格因素。

投資要放慢腳步
每個投資人都需要好點子,但總是不斷的反復尋找它本身已經說明還不明白什么才是好點子——如果這個決策的有效期達不到起碼3年以上,不能在相當長的一段周期內帶來穩定可信和具吸引力的投資邏輯,不能讓投資人遠離躁動不安的享受投資的寧靜和快樂,那還叫什么好點子呢?
投資的世界里單談任何一個獨立的“點”都沒啥意義,否則投資就不會那么難了。護城河不等于業績增長,業績增長也不等于投資價值,投資價值不等于業績前景要好,長期投資價值更不等于短期必漲,短期漲了還不等于驗證了正確的投資邏輯…把這些糊涂賬都弄明白了,投資才算是入了點門。
選擇與優秀的公司一起成長,選擇在陽光下生活。那些終日與垃圾公司斗智斗勇的活兒太累人煩心了,既然是個自由選擇的市場,為何不選擇愉悅呢?如果投資意味著天天掙扎在狡詐欺騙和懷疑中,寧愿不做。
投資人都喜歡說找自己真正能理解的公司,也就是要搞清自己的能力圈。但其實很多人并沒有清晰的定義出怎樣才算是“能力”?在沒有條理清晰的理解到底什么是能力圈之前,匆忙確認所謂的能力也許比沒有能力更危險。
很多投資語錄喜歡談境界,但我認為境界這個東西要慎談。不是因為它不重要,而是因為在基礎不扎實的時候大談什么境界是扯淡啊。投資這條路可以夸夸其談,可最終還是要一步一個腳印往前走。沒境界也能賺錢,沒起碼的知識和方法論那可是能賠掉底褲。境界最終是修養、品性和價值觀的自然結果,急不得。
對做實業的人而言,要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怎樣把生意做好”。但對于做投資的人來說,更多的思考應該是“什么才是好的生意”。企業家需要在自己的行當里找到最正確的路和最優秀的人來完成一項事業,投資者則是分享到最好的生意及企業家的勞動果實。投資提供了原本不可能的很多選擇,感恩并善用。
資本市場制度改革的推進可能會讓未來有更多的新玩法。但對我來說基本上沒有任何區別,我的投資方法也想不出有什么需要與時俱進的。因為公司創造價值的規律不會被證券制度或者新的工具所改變。其實我看到的是,有能力的人根本不需要那些東西也早已成功,而未掌握根本規律有再多的新玩法也是枉然。
孤獨是投資的一種常態
在生活中,孤獨可能是一種無奈。但在投資中,孤獨卻是一種品質。寂寞只需要呼朋喚友吃喝玩樂即可消解,孤獨卻呼喚的是一種同頻率的心靈感應。孤獨是投資的一種常態,從忍受孤獨到享受孤獨,也許是一種成熟也許是一種習慣,也許兼而有之。它帶來心靈的沉靜和思維的通透,而盈利只是它的附帶品。
財富應該為我們帶來安寧和自由,帶來超脫的獨立和更多選擇的權利。但財富又容易讓人在追求它的過程中迷失原本的目的,當把追求財富凌駕在生活本身的意義之上時,人的心靈將被它綁架,似乎已擁有一切卻更加焦躁饑渴。人活一世最終不過一副入土的皮囊,富甲天下也管不了兒孫三代。看開,自在。
投資中找到合適的對象討論是必要的,但不要陷入辯論中——辯論的目的是說贏對方,而討論的意義在于尋找自己的思維盲點;辯論注重技巧(回避鋒芒、偷換概念、煽動性等),討論看重的是實質;辯論往往是已經有結論和立場而去尋找維護面子的理由,討論則是持著開放性的態度尋求更深刻的認知。
成功的投資人通常具有良好的戰略視野,他們更愿意思考那些對長期未來起到決定性作用的問題,而普通人正好相反。當一個人考慮的是10年周期的問題,他就會擁有未來。若只習慣考慮明天的問題,他注定只能收獲昨天的延續。
2 0 0

東方智慧,投資美學!

我要投稿

申明:本文為作者投稿或轉載,在概念股網 http://www.yglixe.live/ 上發表,為其獨立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投資決策請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

< more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9
暫無相關概念股
暫無相關概念股
go top 体彩大乐透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