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是一個人思考能力的產物

2016.08.03 12:32

hhxx

以推崇理性的著名作家安蘭德的名言為題,某天受到一位投資專業人士在閑聊時所發感慨的啟發:這樣的時代和這樣的市場很容易造就財富新貴??因為在資本市場將知識和決斷能力轉換成財富比實業更快更明顯。

如果您有過投資經驗,不管是失敗還是成功,您肯定知道投資有風險,風險在于不確定性。面對撲朔迷離的市場,面對眾多而又紛雜的信息,人們容易感覺無所從,思維的作用在于清楚地認識自己,識別機會并且采取合適的行為。這個過程既抽象又具體??這也是本書的特點之一。抽象在于它包括投資領域眾多理論和概念,具體又在于作者以哲理故事、名人故事以及身邊發生的真實案例來闡述其觀點和理念,娓娓道來讓人容易理解,功夫頗深,這得益于作者多年的投資經驗和總結。看似簡單的小故事和精簡的總結,字字珠璣非常耐人尋味,值得反復琢磨。

投資的思維是一個大的概念,在投資思維的路途中,沒有絕對的對錯之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理解,而最終正如作者所說“殊途同歸”。作者用6年的時間,凝練了經歷的人生和投資的領悟,去除了市場中的浮躁,用娓娓道來的思辯性語言向我們講述了一個又一個投資問題的思維邏輯。

在這個思維體系中,包含了投資的理論、信念、技術以及投資者的行為分析和應用,最終將落腳點放在了我們都夢寐以求的圣杯上,其實最大的圣杯莫過于復利,“復利增長的概念其實回答了一個實現持續性增長的現實問題,穩定的一致性獲利正如龜兔賽跑的故事,緩慢并不見得一定會與沒有潛力或者好的結果劃上等號。”

在書中,作者對市場的理論方面進行了深入的思考,比如行為理論、混沌理論以及市場波動等,其實這種思考更側重于應用和理解市場。例如,針對羊群效應,我們作為投資者要“以平靜的借鑒心態看待羊群效應,將自身置于更加廣闊和宏觀的環境中進行思考,避免對于未知領域的盲從是在投資的路途上始終高掛的一盞明燈”;而面對市場的波動,我們更應該明白“思維在體會波動帶來的不斷選擇的樂趣的同時,也在繼續思考著對于市場的波動正如游泳或騎馬,隨波而動,保持在市場的汪洋中那一份均衡”。

除了對于理論的理解以外,對于技術分析、基本面分析的應用也提出了不同的思路和想法。比如在技術分析中,作者更加看重趨勢的作用,也把技術分析僅僅看作攀巖的支點而不是全部,在此基礎上還對K線的含義進行了有趣的探討;對于基本分析,作者強調了能力所能夠涉及的范圍,“選擇我們熟悉的和能力范圍內的在一定程度上也就避免了賭博式的猜測”。

從思維的角度解析投資,將投資抽象化又具體化再抽象化,這個境界很像書中作者采用的例子:禪宗中有著名的見山是山與見山不是山的公案。公案系出于宋代吉州(江西)青山惟政禪師的《上堂法語》。他說,老僧三十年前,未參禪時,見山是山、見水是水;乃至后來,親見知識,有個入處,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而今得個休歇處,見山只是山、見水只是水。“此語正是悟道的三種境界。作者系統的學習過投資理論,最終又將自己多年實踐的體會形成文字,每篇文章均寓意深刻而又不顯得浮躁,畢竟經過了數年的沉淀。筆者看完本書仔細琢磨其中一些道理和案例,悟得不少道理。

作者書中描述著名的日本馬拉松選手山田本一如何憑借智慧和堅韌屢次獲得比賽的故事讓人印象深刻。2006年和2007年有多少狂熱的股民在賺錢效應的鼓動下蜂擁進入股市,在經歷了數次大跌之后又有多少人慘淡退出呢?投資是一個更長期的馬拉松,跑完全程笑到最后的才笑得最美。狹義來講,投資的目的是積累財富,廣義的財富包括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長期來看,財富是一個人思考能力的產物。

投資的成功需要思維。正如《投資是一種思維》書中所寫:“什么樣的理念常會決定投資者的思考方式的不同。思考方式的不同,決定了行為方式的不同。理念的思考不僅僅要關注于我們思維本身,還要關注我們自身行為背后隱藏著的沒有看清楚的想法。理念更多是對于投資本身的邏輯思考,沒有信仰的生活或投資會讓人無所適從,不斷戰勝自我的門檻就是投資水準日益提高的過程。”

總之,看這本《投資是一種思維》,恰似經歷一次思維的旅行。

 

財富是一個讓人糾結的詞。很多人愛它,也有一些人煩它,還有一些人因求之不得或得到太多而恨它。財富不僅是專業人士的琢磨對象,而且是越來越多的普通人的關注對象。其中伴隨的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大家通常把注意力放在如何發財上,很少去思考財富本身,思考財富的本質與源泉。

在中國古字中,財是由兩個字合成的,“貝”+“才”。

作為海貝的貝殼,在古代的貿易結算中充當一般等價物。換句話說,“貝”就是錢,錢是寶物,所以“貝”作為錢,就是“寶貝”。“貝”的這種特殊含義,在漢字中留下了重重的痕跡。許多含“貝”的字都與財經活動有關:除“財”之外還有貨、賬、賈、貸、貿、購、販、貯、貴、賤、賺、賠、貪、貧、資、費、賒、贖、貢、賄賂等。就“財”而言,其一半是“貝”,即錢。

另一半則是“才”。所謂“才”,是指每個人特有的先天的稟賦與后天的能力。人與人之間在“才”上的差異,決定了人與人之間在“財”上的差異。英文中對應中文“才”的,是一個常見的、源于希臘語和拉丁語的單詞:talent。但是,不太周知的是,在古代西方,尤其在地中海沿岸的希臘、羅馬和希伯來等地,talent是貨幣的名稱,叫塔蘭特。讀過《塔木德》的人,如果留心的話,不難發現這一點。

上面這兩個東西方的小掌故向我們傳達了一個重大卻被忽略的信息,那就是,不論在東方還是在西方,“財”和“才”密切相關,準確地說,“財”來自“才”。就是說,財在根本上是某種精神的、物質的、無形的、內在的東西。“貝”是物質的,“才”是精神的,“才”是“貝”的源泉,“才”與“貝”組合起來就是財富。

什么是正確的財富觀?財富的本質是什么?它到底是從哪里來的?已故著名女哲學家愛茵·蘭德有句名言:“財富是一個人的思考能力的產物。”(Wealthistheproductofman’scapacitytothink.)這個看法再千真萬確不過了,也完全符合上述東西方關于財富的傳統認識。

蘭德這一論斷的含義是,財富是思考與觀念的產物。不是體力或物質,而是腦力才是人類的財富積累與生存狀況不斷改變的真正源泉。如果與人的思考與觀念不相關,財富是不會自然增長的;財富的增值靠的不是力氣,而是思想力;具有高附加值的商品是因為其中凝聚的體力勞動多嗎?顯然不是!這樣的附加值一定不是來自體力,而是來自隱藏在思想與才干中的創造力。束縛創造自由、限制人的潛能的自由,就意味著選擇貧困。

所以,有追求的投資者應該明白,財富是思想的產物。說得形而上一些,追求財富的過程,是腦力與自然同步的過程,是審慎思考、正確判斷、耐心等待、合理行動。投資就是用頭腦中的投資理念去順應財富的自然之道,當兩者合轍了,財富就產生了。同步的程度越高,持續的時間越長,流淌出來的財富就越多。從這種意義上講,財富不是可以追求的產物,而是思想力與財富的自然之道同步化過程中的產品。由此,我們也常常發現,許多人并不是職業的投資者,但是他們充分地展現了屬于他們個人特有的、基于頭腦的才干,他們也獲得了巨額的財富,如一些球星、歌星等。當這些人的天賦相等的時候,是思想力和內在的品質決出他們的高低,也決定了他們之間在財富上的差異。如果一個人投資很成功,大家會說,這個人挺有腦子的;但是不會說,這個人挺有力氣的。

今天,投資正在成為獲得財富的日益重要的途徑。不同的是,其中有嚴肅的、職業的投資者,也有業余的、隨意的投資者,還有敏感的投機者。每一個人都在投資,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投資家。既然投資與每個人有關,那就應該花些時間,花點心思,去理解財富、理解投資。很多投資者的失敗,其根源多半是不思考、不善于思考甚至不愿意思考,做得太多,而思考得太少。價值投資之父本杰明·格雷厄姆說過,要想在投資領域取得成功,必須具備兩個條件:“第一、正確思考;第二、獨立思考。”這里要補充的是,只有獨立思考,才有可能正確思考,這一做法的結果,是形成適合自己的投資哲學。

0 0 0

東方智慧,投資美學!

我要投稿

申明:本文為作者投稿或轉載,在概念股網 http://www.yglixe.live/ 上發表,為其獨立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投資決策請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

< more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9
暫無相關概念股
暫無相關概念股
go top 体彩大乐透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