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財務自由以及快意的人生

2016.07.05 13:32

156165416

2015年的A股將以其劇烈的波動性和由此延伸的眾多故事被記入歷史。然而放在3年來看,2015年的市場所占的分量高不到哪兒去,放在5年來看不過是一次插曲,放在10年來看可能只是一片小浪花。投資是一場長途跋涉,不能老指望搭上順風車,更不能出現一次車毀人亡。關鍵是持續前行,使命必達。感恩,共勉。

以天為單位看待收益的人,相信的是奇跡和運氣

以年為單位瞄準收益的人,相信的是天賦和能力

以3-5年為周期規劃財務的人,相信的是膽識和眼光

以10年為單位思考財富的人,相信的是常識和復利

以更長周期看待財富的人,相信的是時代和命運

很多事情,不是從學識智商分野,而是從格局開始的

投資長期來看只有兩個因子是核心且恒久的:第一是價值,第二是人性,其它一切都只是次級因子。次級因子對于價值和人性的干擾機制是非常復雜的,這其實進一步降低了跟蹤次級因子的意義。但錨定兩個核心因子的結果呈現出典型的”簡單但不容易”的特征,邏輯關系簡單有效,但評估和執行卻并不容易。

站在今天看宏觀經濟的疲弱、匯率市場的波動、金融杠桿的參與等等次級因子都使得市場處于非常復雜的擾動內。我們需要思考的是未來內在價值會哪些地方、以何種方式繼續增長?以及如何至少不被恐懼和貪婪所傷害?今天的這些思考和結論,可能決定了3年后資產的狀況。

這才1年多的波動,就刺激了不少私募或者自己投資的人在那兒展示”艱難心路歷程”了。做投資的,面對市場的波動和不確定性難道不是天經地義嗎?天天45度上揚的合家歡市場,要專業投資人干嘛?過去1年確實挺動蕩,但說實話并沒什么脫離了國內外歷史特征的全新現象。

投資已經是最幸運的職業,真沒啥可抱怨的。

在投資上多總結經驗教訓是好事,但好事兒辦糟屢見不鮮,最典型的是用最近一次的市場表現和得失來反思,而市場下一次的情況往往正好打擊到你這次總結出來的教訓。有效的反思一定要觸及投資的核心規律,不能局限在階段性市場運行特征上,重點是長期可靠和扎實邏輯與自身執行能力的結合。

15年12月21日寫

目前市場現象:

1,絕大多數股票處于歷史估值區間的上沿;

2,股市的消息基本上每天都是各大網站的重要播報內容;

3,身邊人里那些幾年前不關心股票的人幾乎都在炒股中;

4,大量的私募產品正在通過各種渠道募集中;

5,沒有大V再提”制度不改無牛市”了。

這幾乎與12年的情況形成了絕佳的對照。

看了看以前的老同行創業軟件,3輪股災最低92元,約為15年業績的112倍市盈率和10倍PB。16年第一季度預告凈利潤同比還將下降55%到82%,也就是說不殺估值光殺業績都有50%以上的下降空間……就這么個玩意,截止15年末各大基金持股占流通比高達50%以上,其中中郵系就占了35%,大家感受一下吧。

過去的3年多時間,真正實現公司盈利翻番,甚至翻幾倍的公司是非常稀少的。截止2014年過去三年的凈利潤的復合增速超過26%(3年26%復利就是一倍)的公司,只占上市公司總數的22%,這里面還包括了不少營業外收益的。也就是說,過去幾年的超額收益主要是估值貢獻的,而且是大大的貢獻。那么未來呢?

美國股市從長期均線來看一直就是大牛市。但據統計在1950年,美國散戶投資者的持股比例曾高達94%;到1980年,這個數字也有63%。到了2008年散戶投資者持有美國全部股票市值的34%。

也就是說,在美國這個堪稱世界長期行情最好的市場里,過去幾十年散戶作為市場參與者的比重是持續團滅的,一直在被淘汰。中國會有奇跡嗎?

16年1月20日寫:曾是牛市王者的全通教育,距離最高點已經跌去了近75%,然而近期均價依然高達100倍PE。按PE統計,目前PE大于等于60倍的公司還有424家,現在有三種可能:第一,牛市再來,這些公司還能大漲;第二,估值合理這些公司價位可穩定,慢慢等業績;第三,大幅下跌均值回歸。

哪種可能大呢?

其實這個問題很沒有難度,也無關痛癢——因為我們完全可以不碰這400多個,不是還有2000多個嗎?那么第二個問題來了:如果這400多個代表了最強概念的公司,不幸走向了第三種方向,那么對市場其它群體的影響又該是怎樣的呢?

16年1月24日寫

去年中曾在微博聊到某些大藍籌泡沫并不亞于小股票,當時對一些風格轉換沖8000再上萬的”專業判斷”確實嘀咕,不知道是真這么想還是只為募集資金。回頭來看,去年5000點崩盤是不幸中的大幸,要真像某些人期待的炒下去,今年跳樓和破產的人數估計會倍數級增長。

12年末13年初,什么救市也沒有,什么熔斷也沒聽說,股市為何產生大行情?08年中期和15年下半年,各種救市眼花繚亂,各方大佬出來喊話凝聚信心,股市為何跌得稀里嘩啦?

很簡單,夠便宜自然會上漲,泡沫化了自然要下跌,就這兩條,天王老子也擋不住。當然,咱這說的是市場整體規律,個股特例另說。

在讀書上的歷史泡沫案例時,人們可能會嘲笑當時人的愚蠢。可實際上大家對照一下自己,在07年和15年上半年的時候是什么狀況?我覺得自信能給自己打80分以上的應該不多。人是一種群體性動物,從眾行為曾經在數萬年間保障了人類的安全,這種刻在基因里的潛意識,正好是投資世界里的致命傷。

有朋友咨詢林某股神的基金,查看后嚇了一跳。07年2月發行的1期,算是不錯的時間點,截止15年12月末凈值只有2塊(現在肯定又跌了不少),這可都快9年了,復利8%,而且中間波動巨大。2期更絕,也快9年了,總收益只有20%多。

其實選基金有個竅門,凡是媒體冠以”中國巴菲特”的,通常可以先排除。一個很容易被網絡謠言騙的人,通常在投資上也極大概率的非常不靠譜。所以各位如果選擇基金經理或者投資參考者,不一定要聽他吹什么投資理念這種可以表演的玩意,但一定要注意其日常是否有小清新、憤青、極左極右,聽風就是雨,正義感與智商不匹配,以及謠言中轉站等表現。這訣竅一般人我不告訴。

最近投資圈很流行電影《大空頭》,08年保爾森的傳奇故事確實引人入勝。但就像我以前說的,超級勝利和超級失敗一樣,往往是某種極端基因所鑄就的。保爾森以此封神,但之后11年、12年、14年和15年其基金都出現虧損,13年至今黃金基金更是虧損65%。極端性有利有弊,但與之為伍你肯定需要一顆大心臟。

隨著股市的下跌,預感到大量的”憤怒一族”又快集中出現了。說真的,對老手來說遇到波動還怪社會,只能說明白混了十幾年沒長進,對新手來說去年股災1.0或者2.0的時候罵罵是情有可原的,但那之后國家真的救過你,而且幾乎是用不要臉的方式救的。現在如果再想罵的,只能沖著自己罵了。

剛在書里看到一句挺有趣的話:

“分析師有什么用?股市漲的時候誰還需要分析師?”

“如果股市跌了呢?”

“那時候誰還需要股票?”

其實大多數人的財富都是時代給的,特別是要敬畏周期。”永遠繁榮下去”的幻象背后是缺乏常識和自大,在繁榮的頂點上杠桿更是典型的財富自殺行為。

大多數人往往認為投資的最高境界是”入手就漲”,其實投資真正的奧義是”入手就贏”。這一字之差其實反映的是認知層次上的天壤之別。

前者是被市場牽著鼻子走,試圖做日常市場波動的主人。后者是立足于堅實的安全邊際和妥善的賠率測算,是做自己行為的主人。一切結果的差異本質上都是思維方式的差異。

請你為下面幾個行為的難度排個序(難度由高到低):

1,一個月只看一次盤

2,一天只看一次朋友圈

3,一個禮拜堅持2次以上高質量的體育鍛煉

4,平均一個月讀1本書(不包括小說類)

5,每周對家人說次”我愛你”

今年的市場,甭管您是持幣還是持股,被折騰被糾結都是必然的。從周期的角度來看,未來較長一段時間那就是反復糾結折騰的階段,這是進入未來掙大錢階段的必然準備。這種時候,高度關注市場基本上很容易整成神經病。主心骨還是從概率賠率的價值觀點出發,穩健策略下配合耐心和平常心慢慢熬。

知道前條為啥提出一個月看次盤了吧?

關于投資需要多少財務知識,我覺得籠統的講當然越多越好,但如果說下限,那就是:能夠讓你對公司的經營狀況有個大致的判斷,比如是保持正常,出現惡化的征兆,或者出現好轉的跡象。財報分析的重點是結合公司經營的環境和目標去看是否正常,是去理解它生意的本質。財務分析的目的是理解公司的經營處于什么狀態,以及判斷它處于什么價值創造周期,需要建立投資思維,而不是會計思維。

對于悟性好的人來說,投資的核心真理用1頁紙5分鐘就能說明白。

但這5分鐘的道理,不經過個3-5年的實際投資歷練,很難真正理解其中的復雜辯證性并由此精煉出適合你個人的投資方法。

但更難的,是在多輪的牛熊轉換和各種行情變幻中克服恐懼貪婪,看清自己并知行合一。

而最難最難的,是用一輩子的時間堅守并簡單重復那些最初的道理。

真正的交易區間只占整個投資時段大約不足10%的部分,所以安排好其它90%的時間不但影響著你的投資回報還決定了你的幸福指數。除了必要的學習思考做做功課外,最好是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盡可能的舒服:鍛煉身體,隨性旅游,讀書看電影,做點兒自己喜歡的事,這樣即便是平庸的回報你都賺到了人生。如果恰好方法對路判斷正確,那就是物質精神雙豐收了。

看了下15年末的中國40歲以下的富豪榜單,前15名里只有一個房地產,其它全是新興行業。對他們背景不清楚,但我猜測其中權貴二代的比例也不高。我向來認為富豪榜的結構特點是對當時社會經濟特征的一種典型反映。各個時期的富豪榜連續起來看很有意思。投資中有很多技術性問題,但在技術之外更重要的可能是對時代的思考和觀察。在時代和歷史的車輪前,個人的那點小聰明其實是微不足道的。投資不能天天說格局和視野,但若完全沒有這些作為后盾那投資可能就淪為了雞毛蒜皮和過度精明的游戲。

在過去的20多年里,中國的所有具投資屬性的標的基本上都經歷了一次甚至多次的,真正意義上的強烈波動和完整周期特征,只有一個例外:一線城市的地產價格。現在大眾是否形成了這樣一種一致性預期:一線房產價格只會越來越貴,只會漲不會跌,所有的下跌都是假摔,所有的投資都不如房產靠譜?

16年3月7日寫

感覺到一線城市的房價正在將市民陷入一種空前的恐慌中,什么怪誕的情況都開始聽說了。牛市高潮期的一個典型特征就是,漲到你信為止,漲到你驚慌失措為止。

但很可惜,這個世界上有牛市就有熊市,有多么波瀾壯闊的牛市也就有同級別的調整。當然,也可能京滬深的房價會創造人類歷史上的第一個例外?

對大多數中國家庭來說,房價跌30%比股票跌60%對家庭凈資產的折損都要大,特別是一線中產階級。過去15年決定家庭財富級別的關鍵是你什么時候買的房,有幾套房,未來5到10年依然如此。只不過,以前是決定了向上的彈性,未來是決定資產結構的風險和脆弱程度了。

人口,收入和貨幣量是房價的三大驅動。人口增長收入提升貨幣量超發,妥妥的黃金十年沒跑。人口結構拐點,但收入持續快速提升,房價”成長性”依然合理。人口結構拐點,收入增速跟不上,貨幣量成為房價增長主導時,就趨近泡沫。從2000年至今,”一直漲”的背后是房價的驅動因素其實也在改變。

對投資品來說支持價格的堅實基礎要么是內在價值增長匹配,要么是產生的現金流回報匹配。除此之外千萬別給高估值找其它的合理性,人性決定了資產價格永遠是”越漲看起來越有道理”,不信你回過頭去找找每次投資品(股票房產大宗商品都算上)價格泡沫和頂部區域的報告和大眾留言,看看有多少例外?

投資上有2個常見的錯誤:

1、在資產上升大周期的初期被高估值嚇到;

2、在資產頂部區域又從歷史路徑中給當下的高估值找合理性;

典型的如房價收入比,15年前就很高,但之后人口和收入的雙高增長說明當時靜態的高估值是合理的,這就是典型的”成長估值”被證實。但成長估值不可能永續,總會切換到”收入比、租售比”的價值估值邏輯。

估值的高低是表象,核心是其背后的假設是什么,以及最終是被證實還是證偽。

16年4月8日寫:15年的上半年是雞犬升天,下半年是泥沙俱下,總體特征是全市場的方向性高度一致。經過3輪股災和中間的反彈后,市場的分化開始越來越明顯。這種分化可能意味著未來不斷創新高和新低的股票會同時出現,市場正從極端情緒主導逐漸過渡到基本面主導階段。前一個階段”躲”是效果最明顯的,新階段”準”可能才是最關鍵的。

資產配置這事兒沒必要天天琢磨糾結,但在大周期的判斷上一定要清醒,因為那決定著10年后你資產的安全性和可能性。泡沫化的資產會讓人看起來很有錢,但那是短暫和脆弱的。資產風險的程度與其過去的收益率和脫離穩定價值的程度成正比,找找這些數據會很有用。

聰明和智慧的區別是什么?我覺得聰明體現在智力上,最難的題,最復雜的技術,最難懂的理論,這些都需要聰明。智慧體現在能參悟事物的”道”,知道事物的難易、進退和分寸。聰明能挑戰最困難的課題,智慧則是讓事物簡單化和單純化。

作為投資這行來說,不需要十分的聰明,卻必須有幾分智慧。

看《人類簡史》里講解,承認自己無知是靠近事實和真理的重要前提,深有感觸。看看微博,多少曾經聰明和富有學識的人,就是因為開始相信自己無所不知或者真理在握,走向偏執甚至成為妄人。不承認無知,可能就是無知到某種程度的表現吧。

窮和屌絲是兩種狀態。窮只是暫時的物質匱乏,而屌絲卻是種精神病,得治。這種病的時間長了,慢慢會發展成屌絲命。窮不可怕,分不清好歹才是最沒救的,人還活著注定的悲催已經把他埋了,可憐更可氣。

有一個模糊的感覺:之前歷史上最大的人類悲劇可能都是獨裁帶來的,而未來新的大級別的人類悲劇可能將是民粹導致的。歷史這個東西有時候也像股市,每次的波動本身很相似,但總會換上新的概念。

現在的社會是上層無力建立信仰,底層處于經常性憤怒,中產階級高度焦慮。能把這三者粘合在一起的唯一要素是”錢”:管理者靠經濟增長維持合法性,中產階級靠財富膨脹找到安全感,底層人民靠賺錢尋求階級升級,所以”錢”是這個社會的最大公約數。對經濟前景來說,這不算壞事;對社會幸福感和體驗感而言,這就不是啥好事兒了。

常識在很多時候會被遺忘,甚至在市場狂熱期間常識會被羞辱,但歷史無數次的告訴我們站在常識的一邊你最終會成為贏家,雖然這個過程可能是煎熬的,但你需要理解煎熬的存在本身就是超額收益的壁壘。那些看起來容易的、特別符合人性訴求的、與市場的走勢形成正反饋的行為,反而處處是陷阱。

不少人都曾有”一戰成名”的驚人準確的市場預測,這根本不稀奇。但這些階段性概率的幸運兒一旦把某次神準歸因為自己的”神奇天賦”或”獨門技術”,悲劇就注定在前方等待了。歷史的垃圾堆里,早已堆滿試圖頻繁精確預測市場的自大狂們了,但歷史也告訴我們,一定還會有下一個。

下一次大牛市恐怕是件很遙遠的事了,但又如何呢?07年之后2年左右的時間,不少公司就創出歷史新高了。只要是在不太貴的時候持有真正優質的企業,即便在非牛市期間也可以獲得較好的收益。距離15年頂部已經快1年了,大起大落之后,如果市場以目前位置為中樞上下晃蕩2年也不是什么壞事。以一顆平常心,耐心與優質企業為伍,保持對未來的希望和樂觀,目標一定可以達到。

16年5月26日寫

如果把市場環境分成投資難度的等級的話,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將是典型的”高手市場”,也就是賺錢很難,但又不是完全沒有賺錢的機會。這種市場環境下對于”對象,時機,力度”三要素的要求很高,高手要賺點兒錢也不容易。對老手的建議:張弛有度,平常心加耐心;對新晉投資人的建議:抓緊學習進階,下一波你就不會缺席;對韭菜們的建議,地球很危險還是回三體星吧。

在市場的不同階段,估值和業績具有防守和進攻上的辯證性。當市場處于模糊期間時,低估值是防守因素,業績增長是進攻性要素,可持續的業績增長是最核心的驅動力。當市場處于極端低估時,業績增長變為防守因素(用來確保低估值的可靠性),而估值反轉則成為最強進攻性要素。前者的核心是價值牽引,后者的奧秘是均值回歸。

證券市場有一種特異功能,就是專門摧毀你的短期經驗。先用一種溫度慢慢燉,等你適應了得心應手的時候可能就換湯了。對這種特征,要么你是十八班兵器樣樣精通,以萬變應萬變。要么你就抓住根本我行我素,以不變應萬變。但不管哪路風格,最終幾個周期下來發現其實盈虧同源,你努力了一輩子的左右逢源其實只是個美麗的幻象。

財務自由這事兒,財務是手段,自由才是目的。很多人總是關注財務的標準,但其實這個可以有下限但真的沒標準,因為決定下限的是需要,決定標準的是欲望,而需要是有限的欲望卻無止境。這事兒的麻煩是,對大多數人來說,是天天幻想自由卻不為實現財務目標真正努力;而對少數精英來說,是放不下財富繼續增長的枷鎖和欲望的同步膨脹,而遠離了自由的初衷。

欲望與能力:能力不強但物質欲望也不高,平凡但不見得平淡的生活;能力很大而個人欲望卻很低,是偉大的理想主義者和社會的改造推動者;能力不高欲望很高,注定過不好這一生了。對投資人來說,確保能力不斷進階并始終管理好欲望,形成兩者健康積極的配合,是個不那么著名但繞不過去的大問題。

按部就班的職業發展是加法人生,雖難大富貴,但總趨勢是向上且可預期性高;創業和投資以及撈偏門是乘法人生,非線性發展且落點分布不均勻,有登頂希望但也可能乘以0;嚴重選錯行或選錯人是減法人生,把原本美好的一點點消耗殆盡,明白時悔之已晚;眼高手低滿肚子負能量是除法人生,不管干什么都是摩擦系數最大,對外無貢獻,自己不幸福。

在投資上,技術要從屬于策略,策略要從屬戰略,戰略最終從屬于信念和價值觀。投資失敗和成功的程度,技術層的影響其實很小,策略層的影響有限,大部分結果取決于投資戰略是否正確和基本信念的牢靠程度。但絕大多數人每天的眼里都是技術,幾天換一個策略,從不思考戰略,永遠未曾理解和堅守信念。

證券市場里的錢是一種很驕傲的東西,它會用深入骨髓的眼光透視你靈魂深處的弱點,然后化身出最誘惑和讓你恐懼的東西一次次的測試你,而且這種測試既是后天學識層面的,也有先天基因層次的。只有在通過多重的考驗后,它才會接受你這個主人。而通不過測試的,往往反而被其奴役甚至剝奪一切。

人生幾件大事:生活上找對人,事業上跟對人,投資上看對人

每一個糾結的現在,都來自一個草率的過去,并將走向一個遺憾的未來。人的行為和思維是有慣性的,要想徹底改變談何容易,在錯誤的道路上時間越久越積重難返。所以,從一開始就深思熟慮的選擇一個正確的方向,才是真正的聰明人。

優秀的企業和投資人具有同樣的特征,那就是不斷的進步,拉開與競爭對手在能力上的距離。以5年的時間看企業,原本差不多的格局中優秀者脫穎而出一騎絕塵。以5年的時間看人,本來差不多的水平中優秀者連上幾個臺階,知識素養的k線走勢完全呈現大牛股特征。而大多數人的能力卻始終處于st的邊緣。

長期來看股市中的投資收益取決于綜合能力,股市不但在反映企業價值上是有效的,其對投資人能力的反映同樣是有效的。股民們的悲哀在于總是本末倒置,始終幻想高收益,卻從來不為這種收益的基礎添磚加瓦。n年下來一看還是在原地打轉,在自作聰明中浪費生命,在浮躁悔恨中不斷輪回。

價值投資是嚴密系統的方法論,不是優美空洞的心靈雞湯;長期持有是復利的理性選擇,不是騙子的避風港;投資境界是長久學習踐行的自然結果,不是神奇玄妙的宗教修行。別把本來復雜的弄得太簡單,也別把本來簡單的搞得太復雜,這既是一個人投資悟性的體現,也是投資這行終身的自我修養。

春秋陶朱公的《商訓》中提到“能安業,厭故喜新商買大忌;能知機,售貯隨時可稱名哲;能遠數,多寡寬緊酌中而行。”這些正好對應投資中的專注守拙、對風險和機會轉化的敏感性,以及保持前瞻看問題的習慣。可見自古做生意要成功的基本原理都是相似的,困難的是真正理解其內涵并抵制誘惑的堅持。

投資上有兩種悲哀:第一,總是試圖用一種投資方法去解決所有問題、解釋所有現象,唯我獨尊容不得其它人和方法;第二,總試圖找到一個完美的投資方法,意識不到得失的必然,于是左顧右盼患得患失。第一種人成為了偏執狂稍不如意就批判市場以真理自居,第二種人變成墻頭草永遠都不能堅定一次。

未來優勢型大牛股的特征:初期業務處于某種迷霧中,市場對其業務空間和競爭優勢都不甚了了。但隨著公司逐步進入優勢揮發期,業績呈現出“總是超預期”的特征。與之伴隨的,是其競爭優勢和成長空間的逐漸顯性,市場估值隨之從經常性平價甚至折價,進入經常性溢價。長周期雙擊由此達成。

曾經說了很多投資未來優勢型企業的原因,但其實由此同樣可以理解投資一個未來優勢型的國家同樣是關鍵性的。優勢釋放初中期的公司總是不如偉大企業的績效驚艷、規章完善、處處洋溢著“高大上”。但對于具有洞察力和前瞻性的投資人來說,這樣的公司反而提供了長長的雪道。公司如此,國家其實也如是。

一些公司在順風的時候,確實好像傻子也能經營躺著都能賺錢,其實這就像在牛市的時候傻子賺的錢也可能最多一樣。“護城河”當然是一個好東西,但好東西推到極致也會變成可怕的偏執。商業世界里“有限性”和“均值回歸”從來鐵面無私,對企業中長期經營態勢的判斷,是個復雜但機重要的功課。

國內的價值投資輿論往往討厭“創新和發展的不確定性”。確實有些生意數十年都不變,但這不代表其價值含量也是靜止和始終處于初始狀態。生意模式可以不變,但其內外部驅動力、增長的彈性、業務再復制的潛力等等可能不變嗎?企業內在價值這個東西,就像人的生老病死一樣,是有其生命周期的。

看到一個觀點很有意思:中國的改革當然引人注目而且勢在必行,但被忽略的是當今世界相當多的國家一樣面臨著改革的壓力。很多國家也都在原有的道路上遇到了瓶頸甚至困境。誰能先一步下決心并具有執行力,誰就在下一步競爭中占得了先機,也許30年后的國際格局取決于今天誰更富有行動力。

很久前一個同事問我這行的春天何時才到?我說,等你看到這行出現億萬富翁的時候。10年不到,這個當時看起來純屬吹牛逼的假設已經遠超預期的實現。中國的轉型之路何時能成功?當a股的中堅力量是一批1000億市值的創新、高附加值企業的時候。可以拭目以待,但僅僅是等待即便正確了也與財富無關。

運氣對于投資績效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雖然拉長了周期來看,投資結果取決于能力所導致的必然性,但短中期而言運氣所導致的結果差異也可能不小:即使邏輯正確并且最終被證實,但其實現的時間周期和幅度強度乃至于節奏都可能會超出意料之外,好運氣使得投資邏輯的正確性以更高的效率展現和放大,甚至原本錯誤的理由卻收到獎勵,壞運氣卻可能正相反。好運氣來的時候賺足,壞運氣降臨的時候別中大招,前者需要前瞻性和概率思維,后者要始終遠離重大的行為禁區。

“獲取穩健的回報”是一句很安全的話,但除非已經有很大的基數,否則所謂的“平穩的獲取每年20%”既沒法達到財務目標也不具有可能性。長期來看要獲得25%的復合收益率確實極其艱辛,但投資回報的另一個特點卻是回報率極大的“不均勻性”。認識到這種不均勻性的原因和意義,才能提高成功概率。

其實有復利的規律在,收益率并不急在一時,只要不犯大錯堅持做對的事情,良好的回報只是個時間問題。投資人真正最幸運的,其實不僅僅是賺錢,而是還能賺時間——絕不把時間浪費在不喜歡的事情上,自由安排感興趣的事兒。讓賺錢為生活服務,而不是生活為賺錢服務,這才是投資最珍貴的地方。

豬在天上飛的久了,就真的以為自己也有一雙隱形的翅膀。其實那只不過是風還沒停而已。這個世界上要想混點兒名氣,沒有什么比咬死一個方向更聰明的方法,因為你總會對一次,甚至會對很久很久。但要想成為一個聰明的投資人,也沒有比這樣做更愚蠢的了。

很多人很喜歡強調“投資很簡單”。當然,如果隱藏掉那些繁瑣的數據搜集和分析過程、不說出來那些業務分析過程中步步推進的商業邏輯、不給你看見大量的思考過程和不斷討論中的持續進步,只是直接給出一個結果和大致的原因,那么看似確實是“很簡單”的。

大多數人總是聚焦在最終結果上的差異,更不少由此憤憤不平和嘆不公平不幸運者。但如果也愿意看看造成這種差異的過程,恐怕能讓人清醒很多。以投資為例,如果把那些優秀投資人所讀過的書、所寫過的思考、所付出的勤奮列來比比,估計失敗者中99%是不好意思對這種差異說什么的。人無自省,事無善果。

在投資中犯錯是難免的,差別在于錯誤的級別不同。一般的錯誤,嚴重的錯誤,致命的錯誤,這三者之間的差異已經足夠導致財務結果的天差地別。集中發生的一般錯誤往往變成嚴重的錯誤,執迷不悟的嚴重錯誤可能導致致命的錯誤。故事開始時可能是因為專業因素,但最終的慘案大多是因為性格因素。

公司的投資價值通常與信息的時效價值成反比。最脆弱的公司,一點新的行業新聞和政策動向都需要小心,否則不定哪天就成為了大拐點。正常的公司,起碼每年的年報和相關的報告是很重要的,缺了這些來年的經營就很難判斷了。最優秀的公司,極端點兒講幾年不怎么關注也問題不大,它總會自己照顧好自己。

一般而言,我是很不喜歡“戰略轉型”的公司的,特別是那種因為可見的行業不景氣而提出轉型的。這種公司一般說明其前瞻性比較差,通常沒有什么真正的戰略,不過是順著行業波動而做出適應性舉措而已。資本市場對于能提出一個誘人轉型前景的公司容易給贊,這時的高溢價要非常小心,很容易成為陷阱。

《大國重器》代表了我國工業化高端領域的突破和努力,這種工業精神是可貴的。而從投資人的角度來看,片中談到的領域和代表企業卻鮮有大市值公司。這其實反映了有趣的現實:商業價值并不總與社會價值或者國家戰略安全價值一致,高精尖工業品的商業價值往往還不如礦泉水和空調。這既不奇怪也不矛盾。

一個人在股市上經歷的跌宕起伏傳奇程度,與其方法的學習價值基本上呈反比。最好的投資人的經歷(特指股市經歷)應該是拍成電影讓人看著打哈氣那類的。這正是孫子兵法講:善戰者無智名、無勇功的意思。明白這點的人,其實應明智的少談自己股市的慘烈生死搏擊和驚人的戲劇化轉折,那真是自黑。

打過紅警或者帝國的朋友應有體會,在一場混戰中如果存在1個真正的高手,那么很快他就能占據優勢,并且其對“基地”無論是經營的效率還是布局的思路上都明顯有異于對手。其實觀察某個行業的競爭也有相似之處,當一個企業顯示出眼界格局、市場布局、執行力的全面優勢時,已經提前泄漏了結局。

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投資圈也不例外。但相比較而言這個圈子還是簡單很多,這倒不是說干這行的人能有多純潔,而是這行與大多數行業不同的一點在于:業績才是硬道理,而業績這東西是互相吹捧也無用或者棒殺不了的。對一個像我這樣快不惑了還沒學好“社會學”的家伙而言,有這樣的地方還是挺幸運的。

看到一些企業投資價值方面的討論,上來就是資產負債表加加減減,然后分紅率算算,然后一句“不考慮未來企業盈利情況,我的投資收益應該是*年回本”。我很疑惑,最首要的企業盈利情況不考慮,那資產負債表和分紅這些基本建立在企業經營基礎之上的東西還有必要考慮嗎?企業畢竟不是國債。

高估值低估值都是表象,價值周期、生意特征、可確定性上的不同才是根本。取某一時段的估值差來看問題意義不大,選擇溢價還是折價的傾向本身也不代表投資上的優劣之分。但是理解溢價與折價的基本原理,卻是判斷“錯誤定價”的基本前提。否則,成長陷阱或價值陷阱遲早會不期而遇。

每個投資人都需要好點子,但總是不斷的反復尋找它本身已經說明還不明白什么才是好點子——如果這個決策的有效期達不到起碼3年以上,不能在相當長的一段周期內帶來穩定可信和具吸引力的投資邏輯,不能讓投資人遠離躁動不安的享受投資的寧靜和快樂,那還叫什么好點子呢?

五糧液13年第三季度收入同比-40%,凈利潤同比-52%,1-3季度凈利潤同比-8.95%。格力電器第三季度收入同比+21.8%,凈利潤同比+44.8%,1-3季度凈利潤同比+42%。一個是“傻子也能經營的公司”,一個是“慘烈競爭的市場”;一個1年前還被認為前景光明,一個5年前已經被認為到了天花板。

其實五糧液也好,格力也罷,這里的比較并不是說哪個必然高的問題。我的觀點向來是:時間是把殺豬刀——任何所謂牢不可破的護城河,隨著行業成熟度興衰變化甚至驅動因素的減弱,都有跌落凡間的那天。傻子都能經營,也有巨大的局限性。不必傻唱什么“永恒”,因為投資人的時間價值并不永恒。——比如10年后五糧液肯定還在,格力不太好說。但對投資人而言資金是有時效性的。如果從5年前1664點開始比,格力最近的收益率是將近600%,而五糧液是70%,這就夠追一陣了。行業可以永遠存在,但投資人又有幾個五年呢?

對于普通個人投資者來說,相比較機構最大的優勢就在于專注和時間。可這兩點恰好也是最不被散戶重視的。幾乎什么東西都搞,天天急不可耐,這兩點就足夠讓一個本來的聰明人輸掉底褲。

初學者總對“操作體系”這詞兒感覺很神秘,更想得到些“幾個持股、分幾次買入、間隔幾個百分點”之類的秘籍。其實在我看來這些都是細枝末節和可以靈活處理的。我本人既曾全倉過1支股票,也曾分散持有5、6個;既有花了1年半時間慢慢建倉的,也有發現第二天就一次性買足倉的。這事兒不能盯表面。

從幾年的周期來看,真正具有重大操作意義的時刻并不多。關鍵是這種時刻出現時你要富有行動力,其它的垃圾時間盡管隨它去好了。尋機操作的原因是因為不滿意,如果局面很滿意,不操作其實就是最好的策略。但如果局面不滿意,重點也應該是尋機,而非操作。瞄準不行,扣扳機再勤奮也是枉然的。

投資的世界里單談任何一個獨立的“點”都沒啥意義,否則投資就不會那么難了。護城河不等于業績增長,業績增長也不等于投資價值,投資價值不等于業績前景要好,長期投資價值更不等于短期必漲,短期漲了還不等于驗證了正確的投資邏輯…把這些糊涂賬都弄明白了,投資才算是入了點門。

“買好的和買的好”哪個更重要?當然都重要,但如果不明白什么是“好的”,那么既不可能買好的更難買的好。那種“總是貴”們不就是如此嗎?其實回顧一下就很清楚,哪怕是超級牛股也大多出現過很便宜的時候,甚至是以年計的股價低迷。那時候“總是貴”們在哪里呢?價格當然重要,但不能本末倒置。

當然我無意貶低以低價作為優先的投資方法,市場中可以賺錢的方法很多。但我個人選擇與優秀的公司一起成長,因為我選擇在陽光下生活。那些終日與垃圾公司斗智斗勇的活兒太累人煩心了,既然是個自由選擇的市場,為何不選擇愉悅呢?如果投資意味著天天掙扎在狡詐欺騙和懷疑中,我寧愿不做了。

這一年截止目前已經差不多210多個交易日了,但我卻想不起來哪個印象深刻的日k線。任何一個猛烈的交易日放在周級別就弱化了,放在月級別就不值一提了,放在年級別就毫無意義了,更別提放眼5年以上的周期了。對于眼睛盯著企業經營的投資人來說,可能投資記憶中最難忘的日子都是和交易無關的吧。

投資人都喜歡說找自己真正能理解的公司,也就是要搞清自己的能力圈。但其實很多人并沒有清晰的定義出怎樣才算是“能力”?很多情況下,人們是看到公司確實業績增長特別是股價大幅增長了,所以感覺看對了。在沒有條理清晰的理解到底什么是能力圈之前,匆忙確認所謂的能力也許比沒有能力更危險。

很多投資語錄喜歡談境界,但我認為境界這個東西要慎談。不是因為它不重要,而是因為在基礎不扎實的時候大談什么境界是扯淡啊。投資這條路可以夸夸其談,可最終還是要一步一個腳印往前走。沒境界也能賺錢,沒起碼的知識和方法論那可是能賠掉底褲。境界最終是修養、品性和價值觀的自然結果,急不得。

對做實業的人而言,要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怎樣把生意做好”。但對于做投資的人來說,更多的思考應該是“什么才是好的生意”。企業家需要在自己的行當里找到最正確的路和最優秀的人來完成一項事業,投資者則是分享到最好的生意及企業家的勞動果實。投資提供了原本不可能的很多選擇,感恩并善用。

翻了翻幾年前看過的一些公司,感慨對于那些歷史上從來都是差等生的公司給出“進入拐點”的判斷真的要非常謹慎,有時候這方面的風險甚至會高過以高價格買入那些很出色的企業。雖然不能用“祖上三代”去推導未來,但至少在投資領域一個公司的歷史絕對是不容忽視的。

在選擇股票的時候,我有一個小邪門歪道,就是看看我的隊友是誰,反對派又是哪些人。一些時候我對一些公司和時機并沒什么感覺,但這個公司的支持者大體是一個什么投資素質和水平倒是一個很好的參照物。如果你發現自己熱愛的公司后面跟著一大隊的“雛兒”,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資本市場制度改革的推進可能會讓未來有更多的新玩法。但對我來說基本上沒有任何區別,我的投資方法也想不出有什么需要與時俱進的。因為公司創造價值的規律不會被證券制度或者新的工具所改變。其實我看到的是,有能力的人根本不需要那些東西也早已成功,而未掌握根本規律有再多的新玩法也是枉然。

無論是在產業界、科技界又或者是投資界,一個幾乎是普適的定律是:那些最喜歡在媒體上洋洋灑灑寫文章指點江山的,或者最熱衷于巡回演講的,其實際工作業績往往都是在業內比較差勁的。論抓熱點和詭辯,通常是高手,但看其執掌的企業或產品卻大多三流開外。媒體的寵兒,往往與真正優秀的事業無關。

在生活中,孤獨可能是一種無奈。但在投資中,孤獨卻是一種品質。寂寞只需要呼朋喚友吃喝玩樂即可消解,孤獨卻呼喚的是一種同頻率的心靈感應。孤獨是投資的一種常態,從忍受孤獨到享受孤獨,也許是一種成熟也許是一種習慣,也許兼而有之。它帶來心靈的沉靜和思維的通透,而盈利只是它的附帶品。

財富應該為我們帶來安寧和自由,帶來超脫的獨立和更多選擇的權利。但財富又容易讓人在追求它的過程中迷失原本的目的,當把追求財富凌駕在生活本身的意義之上時,人的心靈將被它綁架,似乎已擁有一切卻更加焦躁饑渴。人活一世最終不過一副入土的皮囊,富甲天下也管不了兒孫三代。看開,自在。

在持股時經常面臨短期利益與長期利益的糾結。從長期來看也許持倉的前景還非常具有吸引力,但短期1年來說又似乎面臨很大的調整或者跑輸市場的可能。這時候投資人面臨的像是一道哲學問題:未來與現在哪個更重要?隨便給出任何方案都不負責任,但我覺得解決問題的起點應該是:倉位是否舒服?

突破投資的那層窗戶紙兒需要一些緣分,讓投資從理念落地到有效的方法論需要持續的勤奮,而將各個重要的知識點融會貫通避免偏執又需要點天分。這三個條件每一個都可以篩掉一半的人,三輪下來大概還剩12.5%左右。所以說,股市里長期來看只能有1成左右的贏家,實在是太合情合理了。

股市不缺乏荒誕,但不代表自己看不懂的東西都是荒誕的。投資人的工作和價值就是去識別哪些是自己看得懂、把握得了的機會,哪些是無法理解的現象和不愿承擔的風險,如此而已。天天這個泡沫那個荒謬的,是股評師的工作。我們可以不參與,但沒必要叨逼叨的拿自己的準繩和能力圈作為唯一真理。

這是個鍵盤英雄和網絡圣人扎堆的時代,裝b的最高境界是自己都被自己的演技感動了。看微博就可以輕易的理解為啥大多數人在股市里會死翹翹——聽風就是雨、偏激、缺乏自控力、毫無思辨能力、永遠推卸自己責任、喊得和做的不一致、眼界狹窄…集體智慧or烏合之眾,取決于每一個個體的素養。

投資中找到合適的對象討論是必要的,但不要陷入辯論中——辯論的目的是說贏對方,而討論的意義在于尋找自己的思維盲點;辯論注重技巧(回避鋒芒、偷換概念、煽動性等),討論看重的是實質;辯論往往是已經有結論和立場而去尋找維護面子的理由,討論則是持著開放性的態度尋求更深刻的認知。

就現在看未來而言(2013年10月),我認為最值得思考和關注幾點:1,市場總體的估值差過大是主要矛盾,中期來看存在相當大的回歸可能;2,產業結構的調整和由此催生的“新藍籌”現象依然是自10年以來本輪大周期行情的主旋律;3,股票資產依然是當前大類資產中極具吸引力的品種。

成功的投資人通常具有良好的戰略視野,他們更愿意思考那些對長期未來起到決定性作用的問題。而普通人正好相反,某天的一個大漲馬上就可以讓他們激動萬分而無視了整體結果上的失敗。當一個人考慮的是10年周期的問題,他就會擁有未來。若只習慣考慮明天的問題,他注定只能收獲昨天的延續。

0 0 0

東方智慧,投資美學!

我要投稿

申明:本文為作者投稿或轉載,在概念股網 http://www.yglixe.live/ 上發表,為其獨立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投資決策請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

< more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9
暫無相關概念股
暫無相關概念股
go top 体彩大乐透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