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都鐸·瓊斯談交易:不要糾結漲跌的原因

2016.07.01 13:29

全球宏觀交易最大的優勢和劣勢都是“這并不容易”。你需要時刻注意并理解市場、政策、氣候和心理等因子的相互作用,時刻盯住各種各種講話和數據,并且還要在這個容易自大的資本市場里姿態謙卑地從市場中學習。

一個有用的做法就是別太把自己當回事,不要把自己置于市場之上,同時隨時準備搶在大眾前面發現機會。

然而,也正因為宏觀交易的不容易,回報才會巨大。

作為最出色的投資人之一,對沖基金經理保羅·都鐸·瓊斯曾保持連續多年不曾虧損的記錄。在Institutional Investor在2008年7月對瓊斯進行的采訪中,瓊斯罕見的談了他對宏觀交易的看法。

這是對沖基金雜志Alpha對保羅·都鐸·瓊斯的介紹:

1980年,25歲的保羅·都鐸·瓊斯二世(Paul Tudor Jones II成立了都鐸投資。這位超凡的投資者自此開始了不曾有一年虧損的腳步。他那老派的宏觀分析法建立在他口中的“盤感(tape reading)”的基礎上,包括了對價格走勢的分析和趨勢的把握。這種分析需要高超的平衡風險與收益的技巧,而不是直覺不夠敏銳或是不夠自信的交易員那樣僅是依賴基本面。

瓊斯的核心理念是,價格的變動和趨勢的開啟常常是投資者行為所驅動的(這方面他和索羅斯觀點相似)。瓊斯感慨,各種院校有時候太執著于傳授經濟學說和市場理論了。不過他的羅賓漢基金會還是向紐約的扶貧和教育計劃投入了數百萬計的美元。出生在田納西州孟菲斯的這位投資人以棉花交易起家,在1987年初次揚名。今天,他掌管著超過180億美元的資產,1986年成立的Tudor B.V.I. Global Fund自成立以來平均年化投資收益率約為23%。

以下是Institutional Investor的采訪內容。

Q: 宏觀對沖基金經理的獨特之處是什么?

A: 我喜歡宏觀交易。把交易比作下棋,那宏觀交易就是三維的棋局。很難找到一個好的宏觀交易員。進行宏觀交易的時候,你從來沒辦法像分析單個證券那樣獲得全面的信息,你甚至摸不到那些信息的邊。獲得單個股票信息要比了解整個標普500要輕松得多了。如果要進行宏觀交易,你不能只是簡單地依靠基本面信息,你還得是一個看盤者,這感覺上都像是種失傳的藝術了。正因為不懂得分析大盤走勢,才會有那么多只懂得依賴基本面的交易員陣亡在相對價值策略下。市場大約每五年就會出現一些“百年一遇”的事件。雖然我花很多時間分析數據,收集關于基本面的信息;但最終我還是要看走勢,我以此為榮。

Q:有沒有可能通過學習而擁有好的“盤感”?有些人把這種人稱作趨勢跟隨者或技術分析師。

A:有些人在這方面更有潛質,這不需要他們在智商上異于常人。這和個性有關。不過這很多時候取決于環境。很多成功的宏觀交易員都和我差不多大。他們經歷了70年代末期80年代初期的瘋狂波動,那時許多基本面的信息是有限的,而波動又是那樣的極端,他們不得不依賴技術分析。依賴純基本面分析做到成功的宏觀交易員非常少,因為很難保持50%以上的預測成功率。少數例外會發生在短期利率交易或者特別擅長部分商品或資產的人中。

Q:你對于新一代的基金經理怎么看?

A:我發現年輕一代基金經理總是受困于理解并解釋漲跌的原因。通常等邏輯變得非常清晰后,這波行情都走完了。我開始從事這一行是,基本面的信息少的可憐,而且能拿到的這些有限的信息還是不完善的。于是我們學著跟著圖表走。為什么要去做那些市場可以替你做的事情?現在有很多關于行業的深度理解,加上互聯網帶來信息的爆炸,眼花繚亂之下人們誤以為任何現象都能被解釋,而尋找這個解釋是唯一的任務。結果,技術分析對于許多年輕基金經理而言是最后需要學習的東西,尤其是因為技術分析要求他們閉上眼去相信價格趨勢。

Q:您并不熱衷于雇傭直接從商學院畢業的學生。

A:今天,許多畢業生有著很好的工作態度,但他們常常迷失于理解整個市場變化的邏輯。盡管我是個高等教育的忠實擁護者,但沒有什么課程能教你如何在一波行情的后三分之一時期進行交易。這種時期的市場通常沒有邏輯,非理性的波動主宰市場,也沒有什么課程能教你如何在短暫而波動的時期操作。惟有切身感受市場的極端波動給你帶來的興奮和恐懼,浴火重生,鳳凰涅槃,你才能真正學會交易。

Q:對沖基金會像過去一樣輝煌嗎?

A:平均的收益會降低。過去二十年間,對沖基金所賺的錢是過去幾個世紀中都沒有什么能媲美的,它吸引了世界上最優秀的人。這樣的結果就是:原先在70年代、80年代甚至90年代所存在的那種市場無效已經很難看到了。不過對沖基金業務中總不乏佼佼者——頂尖的10%~20%的交易員能在整個行業中領先其他人。

Q:在你的職業生涯中,影響你最大的是哪一次經歷?

A:70年代末的波動劇烈的商品交易讓我領教了不同產品一輪又一輪的牛市和熊市。要知道,農產品市場的周期可以只有12個月。我多次虧光了錢,這教會了我風險控制和風險管理。失去那些資金使得20來歲的我自此對市場心懷敬意,還由此學會了許多資金管理工具。對了,還有,我成為了一個不錯的募資者,這幫助我在不賺錢的時候得以立足。

Q:對你的職業生涯影響最大的人是誰?

A:我的初任上司,也是我的導師,New Orleans的Eli Tullis。我在他手下工作時,他是世界上最大的棉花投機者,他是個杰出的交易員。在我20來歲的時候,我得以看著他的資本起起伏伏,看他如何應對這些變動。他的剛毅和逆境下的氣質簡直是焦灼內心下仍能外表冷靜的范本。我永遠忘不了New Orleans Junior League董事會邀請他共進午餐的那天。他剛在棉花市場里遭遇了屠殺,但他卻像個影星一樣迷住了那群老太太。這一切都對我印象深刻。

Q:你個人最成功的交易或者投資是什么?

A:應該是1990年2月初購買了日本股市三月到期的看跌期權吧。日本人在新穎的期權市場方面沒什么經驗,波動性達到了荒唐的5%。就像1929年崩潰前的美國股市,1990年初的日本股市也在經歷著類似的基本面和估值:短時間內出現大量的獲利機會。我對我的對手方感到遺憾。

Q:你錯過的最大機遇是什么?

A:我錯過了2007年次貸危機的機會,每每提起我都無比懊惱。我們都盡力回避抵押貸款,因為它涉及的領域頗廣,不能充分地抵消尾部風險。然而,由于我們對此的不熟,這給我們造成了巨大的機會成本。

1 0 1

東方智慧,投資美學!

我要投稿

申明:本文為作者投稿或轉載,在概念股網 http://www.yglixe.live/ 上發表,為其獨立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投資決策請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

< more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9
暫無相關概念股
暫無相關概念股
go top 体彩大乐透预测